美艳淫母,兽儿狂舞.. - 插插插综合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52cc.com 加入收藏夹!






哗……哗……素琴正用莲蓬头冲澡一边搓揉着自己丰腴的美体,从脚趾到大腿再到黑森林的深处、接着是丰润的美乳,看着自己白皙弹性的肉体。


但是说也奇怪,因为爱抚及搓洗自己这美丽的胴体而不自禁的自渎起来。


一边抚着自己依旧坚挺的乳房,一手在阴唇上抖动搓揉着,最后索性以食指插入阴道中抽送起来。


「喔喔……呜喔……好舒服喔……呜要……喔!」


素琴想着自己真的是个淫妇:「啊……喔喔……不行了……」


「妈妈真的好美啊……妈咪好淫荡啊!妈咪,我好想插你的美


啊……喔喔喔……」


素琴不知道这一幕已经都被经常躲在门外偷看的儿子阿伟全部看见了。


「喔喔……出来了……喔……妈咪……」


终于阿伟忍不住了,砰然推开门,抱住自己妈咪那汁水淋漓的娇躯,抓着又白又滑的美乳就「滋滋」


作响的狂吸起来。


素琴被阿伟突如奇来的抱住,吓了一跳,但随即把阿伟推开:「伟仔,你干什么!我是妈妈啊,不可以乱来。


都长这么大了,不可以……」


看到伟仔下半身仅穿着内裤,而且那正值青春期的肉棒正暴怒的指向自己而微微抖动着,素琴也不禁暗暗吃惊:「难道他看到自己刚才的自渎吗?」


素琴想到就又羞又惊。


「妈咪给我嘛……」


阿伟苦苦哀求着素琴。


「伟仔!我是妈咪啊,妈咪知道你正值青春期很冲动,但这是不可以的,知道吗……这样是乱伦,知道吗?不可以对妈咪作这种事喔!」


「妈咪,可是我真的好想要嘛……妈咪真的好漂亮喔!」


阿伟一副要扑向素琴的说:「人家班上的明雄说他妈咪都给他插


呢,好好喔,妈咪我也要嘛。」


「不可以,再这样胡闹,妈咪要生气了喔!」


素琴一边说一边想着:明雄的妈妈不就是林太太吗?虽然林太太平时看起来蛮风骚的,没想到竟然跟自己的儿子性交……唉!


听阿伟这么说,素琴着实吃了一惊,只是表面还是得板起面孔地教训阿伟:「那是别人家的事,我管不着,但是妈咪说不行就不行!听到没? 」


说着,素琴赶紧随手抓起旁边的浴巾遮掩自己丰腴艳美的胴体,好死不死那条浴巾又太短,只刚好可以遮住双乳及秘穴,但是两颗37F的美乳因为包得太紧,反而一副好像要爆乳而出的态势;而下半身则更惨,一双修长白皙的大腿露出来还不消说,整个神秘的黑森林因为浴巾过短的关系,黑亮的浓长阴毛包覆着粉嫩肉缝,随着素琴的抖动而若隐若现的。


此时的素琴在白色浴巾的衬托之下,加上浴室里的郁郁雾气,俏脸被薰得红嫩嫩的,整个佼好的裸体被滋润的水漾水漾的,身材曲线毕露,比刚才全脱光的裸体风韵更胜上好几倍,也难怪阿伟的鸡巴在素琴眼睁睁之下又比刚才硬是涨大了一倍。


「妈咪帮帮我嘛,给我嘛……不然让我吸你的奶奶嘛……」


阿伟退而求其次的求道:「妈咪……我真的很难受啊……我都念不下书……也没法考试了啦!妈咪,求求你嘛……帮帮我嘛… …好啦……」


素琴想到阿伟最近的功课的确比以前退步不少,难道真是自己害了他吗?而阿伟可是王家的长孙啊,公公婆婆都疼的不得了,将来还指望他考上医学院为王家增光的,如果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啊!


终于基于爱孩子的亲情及教育她的义务,素琴作了权宜的决定,心想道:只要用手让他射出来不就行了?而且现在正值青春期的孩子,如不好好教导他正确的性观念,不知道这孩子以后会作出什么犯罪的事来,这反而害了他一生。


「好吧,伟仔!妈咪只答应用手帮你喔……但是千万不能说出去喔,而且不准碰妈咪的身体,这是我们的约定喔……知道吗?」


素琴一脸严肃的说。


阿伟大喜过望,点头如捣蒜的答??应了,心想先让妈咪为自己手淫,以后再慢慢想办法奸淫妈咪就好了,反正总有一天要妈咪心甘情愿的跟自己,就像明雄跟他妈咪一样。


「谢谢妈咪……谢谢,妈咪对我最好了。」


虽然说妈咪只是用手帮自己手淫,但是一想到平常端庄贤淑又慈祥妈咪愿意用手帮自己打手枪,仍然让阿伟乐翻了。


阿伟迫不急待的脱下他的内裤,露出他那肥粗暴怒的肉棒来。


素琴看着自己亲生儿子阿伟的粗黑鸡巴,心里仍然犯著嘀咕:「这不算乱伦吧?只要不让他插


就不算了吧!」


素琴内心自我安慰着。


(人永远不会知道接下来事情会发展到怎样的地步吧,否则一开始一定不会答应的。)


「唔……好大啊!」


素琴心想着:阿伟也长这么大啦。


素琴蹲下来,用修长的纤纤玉指开始帮阿伟搓揉起来。


「妈咪,好干喔,会痛啊……喔!」


阿伟故意装可怜的哀求着:「妈咪,用嘴巴嘛……用嘴巴一定很舒服的。」


阿伟作势要去抱住自己妈咪的头好让她为自己口交,素琴没法子,只好用舌头在阿伟的龟头上舔舐并用口水滋润着肉棒,但随即就抽出,以免让儿子觉得自己是淫荡的女人。


阿伟就像从云端跌回地面般哭闹着:「妈咪……我要用嘴巴嘛……用嘴巴好舒服喔……喔!」


阿伟看着蹲在自己胯下平时端庄威严的美艳妈咪两颗淫乳淫荡的晃动,忍不住用手去抓了一把,但随即被素琴推开了。


「阿伟!妈咪只说帮你……如果你再这样,妈咪就不帮你了。」


素琴正色说道。


「好嘛。


妈咪我错了,下次不敢了,你帮帮我嘛。


可是,是因为妈咪你太漂亮了嘛。」


阿伟无辜的为自己辩解道。


「这孩子……唉……」


素琴不禁后悔起自己答应帮他手淫这件事,心想以后一定要好好灌输他正确的性观念,以免这孩子惹出什么事来。


大概是常常手淫的关系,素琴原本以为几分钟就可以搞定这孩子,没想到自己搓弄了半天,阿伟的肉棒除了更坚硬外,竟一点要射精的意思也没有。


本来阿伟让美丽的妈咪帮自己手淫是作梦都想不到的美事,但也许是因为素琴鉴于亲生母子的道德观念,套弄起来动作格外的生硬,加上阿伟吃定妈咪答应的事一定会作到,因此更故意按耐心中的欲火,强忍着不射,好让妈咪为自己进行口交。


想到这里,阿伟不禁暗暗得意自己的聪明。


果然,素琴在套弄了許久後,一度想放棄,但想到不能對小孩子言而無信,因此也耐下心來更賣力的溫柔地搓柔阿偉的包皮,及用靈巧的手指搔弄阿偉的睾丸及肛門口的括約肌,弄得阿偉是幾乎招架不住,趕緊深呼吸穩住陣腳,並故意藉口龜頭太幹了,頻頻喊痛。


素琴禁不住阿偉的哀求及母親心疼自己骨肉的天性,只好勉為其難的把阿偉的肉棒放入口中吞吐,用唾液來滋潤它,阿偉滿足的神情可說溢於言表。


當濕潤後,素琴才把肉棒吐出,但這卻又弄得阿偉倘然若失的叫苦。


「媽咪拜託嘛……一次就好嘛……剛才差點就要射了……」


素琴禁不起阿偉近乎哭求的拜託及想到得要趕快結束才行,如果被瑞仁或阿偉的弟弟瞧見就糟了,心一橫的說:「好吧,但是只有這次喔!知道嗎?」


「謝謝媽咪!我就知道媽咪最疼我了。」


第一口含入阿偉雞巴,素琴的感受就是:「好大喔……才高中而已……現在的小孩發育真好。


沒想到這麼大,差點被它噎到。」


於是素琴挽起披散的秀髮,溫柔的張開性感的嘴唇,緩緩的把阿偉的肉棒含入口中,素琴用她「吹、吸、摳、舔、勾」


的本領,淫舌在口中把肉棒搞得服服貼貼的,這可把阿偉爽上天了,自此他就迷上自己媽咪這套舌交的絕活,深陷其中無法自拔了。


果然,沒見識過素琴口交功夫的阿偉,才一下子濃漿就衝到龜頭了,不過卻故意不讓素琴知道:因為想要看到媽咪把自己的精液喝下去,他想媽咪是一定不會答應的,所以乾脆就在快要射精時,故意把肉棒挺進媽咪喉嚨的深處,讓灼燙的精液直接激射在素琴的咽喉深處,素琴還來不及反應,就一股腦「咕嚕」


的吞下去一大口又糊又腥的濃精,而此時阿偉更大著膽子雙手壓住媽咪的頭不讓她吐出自己的肉棒。


「嗚嗚……喔……嗚……嘔……」


素琴被阿偉強迫的壓住讓肉棒在口腔中狂噴,口中像被管子灌滿腥臭的濃精,想制止阿偉卻又身不由己,只能委屈的承受阿偉濃精的澆灌並試圖掙脫阿偉的控制。


終於拉開阿偉的肥手,但卻反而又讓吐出的肉棒噴的滿臉又腥又糊的混濁精液。


美艷的成熟母親跪在自己肥胖兒子面前,不但幫他口交更讓親生兒子的鮮燙精液「顏射」


在自己慈祥美麗的臉上,這副景象讓阿偉迷惘了、滿足了、徹底的發泄了。


然而此时的素琴却感到极度的羞耻,自己平时苦心经营建立的端庄母亲形象已经毁于一旦了。


「阿伟一定认为我很淫荡吧……怎么办……以后该怎么呢?我是阿伟的妈妈呀……」


素琴边抚去脸上的阳精,心中却是无限的羞愧。


然而这样的动作,看在阿伟的眼中,真是娇媚无限啊!


素琴看到阿伟那既满足又无辜的表情,也不忍责备阿伟强按住自己吞下精液的事,于是就把阿伟赶出了浴室,免得家里的人回来就糟了。


然而阿伟在百般不愿意被赶出时不经意瞥见妈咪大腿间,满是淫蜜穴渗流下来的淫水。


「哇!好湿啊……妈咪还说不喜欢……一定是骗人的,跟书上说的淫荡女人还都不一样……哈!妈咪可真是淫荡啊!下回一定要插入妈咪湿淋淋的那里面,『滋滋』的……哇,那一定美死了!嘻嘻……」


阿伟心中想着下次要怎样奸淫自己的美丽妈咪。


这种事既然第一次没有拒绝,以后似乎就没有拒绝的道理了,所以就一直恶性循环下去了,而且也不知道阿伟这颗不定时炸弹什么时候会引爆,看来只有期待阿伟的良知来解决了。


最近段考快到了,素琴晚上帮阿伟送宵夜进去时,都常被阿伟以无法定下心念书(有这么美艳的妈咪可以奸淫,谁定得下心啊!)


而强被留下来帮他自渎和口交,由于种种的顾虑,素琴也不知如何拒绝阿伟无理的要求,只能求速战速决了,而这一部份几乎已经成为全方位服务宵夜的一部份了,也让阿伟对每天的宵夜充满期待。


而阿伟几乎都是迅速脱下自己的内裤,半强迫的让素琴蹲下,就把肉棒不客气的朝妈咪脸上硬送,进行起深度的喉交。


素琴通常才一开口就被肉棒塞满,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唔唔……呜……」


的份,根本完全没把素琴当妈咪看待了。


而素琴为了赶快完事,也使出浑身解数来满足儿子,而阿伟为了可以享受美艳妈咪的舌功,及在妈咪的小淫嘴中作活塞运动,不但平时小便勤加苦练憋功,更常常在素琴帮他口交时故意忍住不泄,长久下来功力大有精进。


而母子俩一攻一守,当然最爽的就是阿伟了,每次看着自己娇艳可人的辣妈蹲在自己两腿之间用那淫美唇帮自己口交,而且每次为了赶快把阿伟搞定还翻新花招,又舔又含睾丸的,搞得阿伟当然欲罢不能罗。


一次还因为送宵夜进去的时间太久,引起瑞仁的责备,说孩子要考试了,就不要打扰他太久,要让他好好用功。


而素琴也只有委屈的回答:「好,好。


下次我会注意的。」


谁会知道是阿伟硬缠着妈咪要求「加菜」


呢!


素琴只好挖空心思想下次要怎样才可以赶快让阿伟泄精,而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迟早得用其他更淫荡的方法才能满足阿伟了,素琴只好在心里安慰自己:「反正只要不插


就不算乱伦了嘛,况且……好好照顾孩子也是身为母亲的责任嘛。」


有几次阿伟更是变本加厉,趁素琴正含住肉棒大展灵舌舔功时,动手去抚弄素琴那对丰腴的奶子,虽然素琴极力的要抽出肉棒站起来,但却被阿伟另一手牢牢的按住自己的头起不来,又怕声张引起家人的注意,最后只能暂时屈服,任由阿伟的魔手恣意任为的胡乱揉抓。


而阿伟似乎吃定了妈咪怕张扬出去的弱点,在事后素琴斥责他不守彼此的约定时,还一副嘻皮笑脸的说:「妈咪,你最好了,你身材那么好,我当然忍不住嘛,我同学的妈咪没有一个比得上你呢!有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妈咪,我的同学都羡慕死我了呢!」


「阿伟,我帮你……的事绝对不可以让别人知道。


懂吗?」


素琴正色的训诫阿伟,免得他不小心在同学面前把自己帮他口交的丑事说出来。


「知道了妈咪,我下次不敢了……嘻!」


阿伟笑嘻嘻的答道,因为他知道妈咪已经慢慢地对自己的要求屈服了。


素琴稍感心安的是阿伟至今仍算理智,并没有强迫自己干,但是担心事情不知道会怎么演变下去,阿伟最近行为越来越粗暴,对自己可说是予取予求说要就要,自己好言相劝也不听,心想再这样下去,阿伟是迟早会要求插入自己


里作真刀真枪性交的,那时自己该怎么办呢?


那样的母子淫荡的剧烈交媾画面,虽然在自己禁忌的内心已经回荡过不知几回,那总让素琴内心泛起一阵因违反社会道德伦理所带来的强烈淫欲震荡,但随即也想到那是为社会、家庭所不容的近亲乱伦,而自己可是阿伟的亲生妈妈啊,怎么可以有期盼被自己亲生儿子奸淫的欲望呢?


「喔!不行,自己真是太淫荡了。」


素琴不禁舔舔自己的嘴唇:「不行……绝对不行。


这是乱伦,要是传出去自己怎么做人啊?一定要想想办法才行。」


但之前用理性劝说的方式,想导正阿伟的性偏差观念,但到最后反而弄得阿伟更「性」


致勃勃,有几次要不是自己严词拒绝,早就被阿伟冲动的插入了,有次还破例用口、乳交的方式在半小时内帮他打了三次才算让他发泄了欲火,从此素琴根本就不敢奢望阿伟可以被自己劝导。


心想还好自己是他的妈咪,如果换作别的女人,大概老早就被他奸淫了,因此其实素琴是以避免阿伟犯下大错的理由,才能心安理得的帮自己儿子自渎的。


最近素琴阿姨不但得躲着小叔那班人,以免平常在家里没人时被他们碰上,到时免不了自己又要被那几只饥渴的淫兽奸淫,搞的自己满身的腥臭浓精,同时还得避免跟自己的儿子单独相处,以免被阿伟要求插,而被迫乱伦。


面对这一家子的野兽,实在搞得素琴阿姨惶惶终日,似乎随时都会有男人想要奸淫自己一样。


今天早上素琴正坐在马桶小便,以为全家都出去上班、上学了,门也没关,没想到儿子阿伟突然推开门就挺着鸡巴迎面而来,要求自己为他消消欲火,因为已经三天没让素琴帮他手淫了,所以特意等大家都出去了,才冒着迟到跑回来找妈咪帮他口交。


没办法,素琴一手要遮住自己的神秘黑森林,只好任由阿伟把玩自己丰硕的一对嫩乳,口交加上阿伟不断的刺激乳头、搓揉一对奶子,弄得素琴原本用来遮住秘处的手竟不自觉的抠弄起阴唇及阴道口来,而不一会阴唇及蜜穴内就湿淋淋一片了。


素琴心里正想着阿伟的粗肉棒:「呼……好大喔!嗯……愈来愈大……」


「喔!妈咪你湿了喔?」


阿伟不怀好意的问着。


「才不是……那是刚才小便时溅到的。」


素琴抽出肉棒说着,心想要尽快把他搞定。


「妈咪,可不可以给我摸一下?你的那里啊……只要摸一下就好。」


阿伟征求着妈咪的同意。


「不行……嗯……」


素琴坚决说道。


「只是摸一下嘛……一下下,就好了。」


才说完,不等素琴的同意就直袭往素琴的阴户:「都湿了……妈咪你骗人……」


「哪有……喔喔……不要碰……那里……不可以的……」


素琴微颤的紧紧抓住阿伟的手企图阻止他的手逗弄


口的嫩肉,但其实自己现在全身趐茫茫的实在没什么力气。


「妈咪,好湿喔……很舒服吧!妈咪?」


阿伟不断用手指拨弄着大小阴唇及穴口的阴蒂。


「阿伟,放手……喔喔……不可以……我是妈咪……喔!」


素琴微弱的喘息反抗着,但她也不知道自己还可以支撑多久。


「妈咪,这就是阴唇、阴蒂、耻丘、阴道、小便口……哇,好清楚喔!好漂亮!粉粉嫩嫩、湿亮亮的粉红色。


好美喔!妈咪,比书上的还漂亮呢!」


阿伟贪婪地拨开妈咪的黑森林,清楚的看着妈咪最神秘的最美的一处圣地。


「阿琴啊……阿琴……在做什么啊?叫半天门了。」


突然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听声音应该是阿伟的阿嬷。


一对沉溺于淫欲中的母子随即被拉回现实中,素琴立刻推开阿伟,草草擦拭了阴部的尿液把内裤拉起来,而阿伟则恨恨的穿回裤子(差一点就可以干到妈咪),一对母子若无其事的从浴室分别走出来。


「阿琴啊!在忙什么啊?叫这么久都没人。」


阿伟的阿嬷抱怨着。


「喔!可能是在里面没听到吧!」


「耶,金孙仔,你怎么还在这?不用上学吗?」


阿嬷关心的问道。


「喔!我东西忘了回来拿啦……阿嬷我得赶去学校了喔……阿嬷再见。」


阿伟说完就匆匆背起书包跑出门了。


「我这个金孙,真有礼貌……真乖。」


老实的阿嬷这么想着。


「快要联考了吧,我们王家就靠他了,素琴有空要给他多补一补身体啊,我刚才看他都有黑眼圈了,精神也不大好,一定是读书读太晚了,这个孩子你要多注意啊!」


「喔……阿母我知道了,我会的……」


一路上阿伟都在想着刚才只差一点就可以干到妈咪的美


了,都是阿嬷早不来晚不来的,不过阿伟倒是觉得证实了一个现象,女人应该都是跟自己在A片中看到的剧情差不多的,都是上面嘴巴拼命说「不要不要」,但是下面的阴唇早就湿成一片的等待男根的插入,这时候当然要听下面这个嘴唇的话罗,阿伟心想就连妈咪这样美丽贤慧的女人都这样口是心非,那其他的那些骚货大概也差不多吧!


他觉得这大概是女人的宿命吧,就像男人的肉棒见到了女人的淫


就会想插入,女人也是吧,不论强迫或自愿,只要见到男人的鸡巴下面就会湿润起来,准备让它插进来,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女人被强奸时,只要男人稍微扳开大腿调整一下体位,就会自动摆出挨插的最佳姿势?尽管姿势相当不堪,大概因为淫


也想要肉棒嘛!


一方面家裡的素琴在送走婆婆後,也鬆了口氣,幸好婆婆來了,否則今天自己一定逃不了跟阿偉亂倫姦淫的命運,都怪自己不好沒能堅持到底,才讓阿偉這樣胡來。


不行,今天阿偉回來一定要跟他說清楚,不能讓他以為自己這麼淫蕩,否則他以後還會把自己當媽媽看待嗎?


此時在學校的阿偉根本無心上課,一顆心懸在那,只盼望快點下課回家搞自己美艷的老媽,連對講台上有最風騷的老師之稱的欣玫,今天穿著短薄花裙都提不起勁來,心裡只是想著媽咪的粉嫩美


……素琴為了今天差點跟阿偉發生的亂倫行為而暗自懊惱著,因為這種事實在太令人難以啟齒了,不知道找誰商量才好,想來想去只能想到自己的姊妹淘──美惠了,身為單親他*的他因該比較有經驗吧!(誰知道美惠反而讓她陷入另一個淫亂的煉獄,而無法自拔。)


說起美惠是自己以前的高中同學,由於在學校里很談得來,既是同學又是閨中好友,很像小姐跟ㄚ鬟的關係,很多追求素琴的男生都透過美惠來牽線,其實美惠長的也算頂美,只是站在素琴身旁總是被比較會打扮的素琴給比下去了。


彼此有什麼八卦、煩心的事都會互相傾訴,自己結婚時她還是伴娘呢。


兩年前美惠才因為丈夫外遇而離婚。


由於老公給了不少贍養費,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整天打打牌、喝喝下午茶、或是逛逛街日子過的倒挺愜意,現在跟讀國二的兒子一起住在市中心一棟高級公寓里。


由於平常是無話不說的好姊妹,因此與管理員都很熟,連問都沒有就讓素琴進去了,由於在外面喊了幾聲見美惠沒答應,就自己往去熟了的卧房走去,而令素琴大吃一驚的竟是美惠正兩條粉腿大開,陶醉地躺在大床被


著肉,趕忙說著「對不起」


要走出去,但仔細一看,壓在美惠身上的那個男孩竟然是……美惠的親生兒子小奇。


這可把素琴嚇壞了:「美惠……你怎麼……對……對不起!我……我先出去了。」


雖然吃驚,但隨即想起自己的冒失趕忙退出房來。


過一會才見小奇穿著一件內褲往浴室方向走去,然後美惠裡面什麼也沒穿的披著一件真絲的睡袍懶洋洋的走出來。


「怎麼啦?今天怎麼有空,也沒說一聲就跑來了啊?」


美惠沒事般的問著。


「美惠……剛才是你跟小奇在床上……我沒看錯吧!」


素琴试探的问着。


看素琴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美惠点起一根烟,说道:「既然被你看见了,就跟你明说了吧……唉!真是孽缘。


没错,我是跟自己儿子做爱。」


「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是最怕寂寞了,晚上没男人陪着我是睡不着的,还不都怪小奇的爹啦,因为之前习惯睡觉有人陪嘛,离婚后晚上一个人睡觉总觉得怪怪的,睡不着觉。


我想说,反正我们母子相依为命嘛,又是自己亲生儿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嘛,于是便叫了小奇来陪我睡啦,哪知道这小子跟他老爸一样坏。


老实不了几天,贼手贼脚就不安份起来了,每天夜里上了床后就当我睡了的,上下其手胡乱瞎摸一通的,搞的我是整夜睡不好浑身上下身痒骚骚的好不舒服,尤其是我们女人那里啊……唉!害我流了一内裤的淫水,早上起来还得洗一次澡。」


看美惠笑盈盈的说着,也是身为母亲的素琴不禁都替他觉得害臊起来了。


美惠接着又说道:「本来想说大概是青春期的孩子嘛,对女人比较好奇也就没太去理会,谁知道他看我没反对,竟然愈来愈大胆,趁我睡着竟然偷脱我的内裤。


刚开始被我发现训了他几次,才总算安份了几天,没想到没几天竟然又故态复萌,还大着胆子用嘴巴舔起我的阴户来了,后来实在怕会跟小奇搞出什么乱子来,就把他赶回房去睡了。


但说来说去也怪我自己意志太不坚定了,没多久就又叫他搬来跟我睡,这回他啊可吃定我了,比从前更是为所欲为的,而我被他又吸又舔的搞得我全身又痒又难受的,尤其那


里更是像被千万只蚂蚁爬过一样,难受的紧啊!有次竟糊里糊涂就被他趁隙给插入了,半梦半醒之间害我一连泄了4~5次呢!那死孩子倒还真得了他老爸的真传,真是给他弄到我死去活来的。


那次之后这孩子啊,更是变本加厉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是天天缠着我干,又哭又闹的,说什么书读不下去啦、说妈咪不爱他了啦、还说只要一次就好,说到后来啊要死要活的,我当然也告诉过他这可是乱伦啊,但是……唉……这孩子就是听不进去,说什么我不说、他不说也没人会知道啊的歪理,还说他班上同学单亲家庭的男生也有跟妈妈一起洗澡、做爱的,而且那天晚上我还不是被他弄得很舒服么,为什么不行呢?而我也被他说得是哑口无言……连我跟别的男人出去约会,还跟我呕气不吃饭呢,搞到我后来根本不敢再跟别的男人出去了。


其实自己想想也对,还是自个的儿子最好,不会背叛自己、又年轻、与其到外面便宜别的臭男人,还被欺骗感情,还不如给自己的儿子插,彼此都能满足又增进亲子之间的感情,既安全又可以防止他在外面惹事,真是一举数得啊,不然啊现在的孩子可是难教的很啊!


唉!说真的,这你就不了解了啊,没有男人的夜晚真的是很难熬的啊……」


美惠哀怨的解释道。


「对了,说说你吧,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说吧!」


美惠吐了口气说道。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ㄟ。


是……关于阿伟的啦。」


素琴支支吾吾的。


「阿伟,怎么了?他不是一向功课不错蛮乖的吗?」


「是啦……其实问题跟你的小奇……差不多啦……他……」


「难道……他也想动你的脑筋……瑞仁知道吗?」


「我怎么敢让他知道……让他知道,包准把阿伟打死的。」


「也对啦……他的脾气……真是的。」


「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没想到撞见你跟小奇……」


素琴说不出那个禁忌的字眼──「乱伦」。


「那现在的情形怎样了?」


美惠也很好奇平日高贵清高的素琴到底跟自己儿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没有啦……我只是答应他自慰而已……不过有好几次他都冲动得想要插进来。」


素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那你……想不想阿伟的肉棒插进来啊?」


美惠故意挑的问。


「我……起先他是苦苦哀求我只要让他插一次就好,被我严峻拒绝后又企图要强暴我。


老实说,有几次我自己也差点就答应让他进入了。」


素琴难为情的说着。


「看来问题有点严重罗。」


「是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有了……如果我代替你呢?」


美惠突然灵机一动的说。


「你……美惠……你代替我让阿伟……?」


「对!就是把我们的儿子互相交换,既可以享受那年轻的肉棒,又避免乱伦了啊!我们家小奇常常跟我说:『素琴阿姨好漂亮啊,如果可以插到她的


就好了』呢!」


「你……我……」


素琴吞下一口口水,想着美惠这既大胆却又刺激着自己淫荡内心深处的提议。


由于刚才看见美惠母子乱伦的奸戏,加上最近又被阿伟搞得自己七上八下的。


「好了……好了……我们家小奇的插


功夫可被我调教得一流喔!」


美惠骄傲的说想到自己被好友的亲生儿子奸淫,素琴整个骚


不觉得湿热了起来。


就在素琴正犹豫不决时……「小奇,快出来……叫阿姨啊……」


「素琴阿姨……」


小奇挺着一根跟他年龄不符的肉根走向素琴,果然是被美惠调养得很好。


也没等素琴答应,小奇肉棒已经朝素琴美艳白皙的脸庞招呼过来,「阿姨帮我口交……妈咪都会先帮我做的……」


小奇似乎看透了这个淫荡的阿姨而理所当然的说道。


「唔……唔……」


素琴被这突来的肉棒吃了一惊,但随即下意识的发挥被瑞仁调教出来的擅长舌功,吞吐了起来。


一旁的美惠则掀开睡袍,自己抠挖起自己的淫


来。


这是素琴第一次安心的在熟识的美惠面前卸下优雅、高贵的形象,展露出淫荡的一面,不但让小奇射在自己嘴里,更摆出各式妖饶淫贱的姿势来迎合小奇的肉棒。


而小奇面对自己朝思暮想的素琴阿姨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加上自己母亲在旁边助阵,


得素琴是连连丢精,神魂颠倒,什么样的难为情的话都叫出来了。


素琴跟美惠都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生理上的需求因为浑熟的肉体,而感受到殷切的需求,正好美惠提出这个建议,不但避免了自己乱伦的悲剧,自己更是从小奇那获得了老公那里得不到的满足,真算是两全其美了。


尤其一方面是自己闺中密友的儿子,在保密上让素琴很放心,另一方面阿伟也因为获得了发泄,而功课更进步了。


素琴哪里知道美惠一直都暗暗忌恨着素琴的美貌及高雅的气质,而要一步步把素琴诱向淫乱的深渊,让她跟自己一样沉沦在肉棒的欲海之中。


两个小孩子也因为怕自己吃亏而拼命地搞对方的母亲,虽然两个成熟的美妇尚能应付裕如,只是都怕自己的儿子泄精过多而伤身,所以尽量的控制在一星期3 ~4次的交合。


而想到自己母亲一定被对方插得死去活来,小奇跟阿伟更是难以罢手的竞争起看谁一夜最多能


多少次对方的母亲,毕竟是年轻气盛,谁也不肯认输的。


自从美惠代替自己成为阿伟泄欲的淫肉壶后,素琴母子一直避免去谈起这方面的事以免尴尬。


素琴想想这样不行,这种事听专家的意见还是要摊开来讲比较好。


今晚刚巧瑞仁到台北出差,素琴想说利用这个晚上顺便好好跟阿伟沟通一下最近生活上有什么问题及有关美惠的事,在不影响阿伟的读书的情况下,素琴在洗过澡后,换上睡衣,才来到了阿伟的房间。


怎知阿伟看见妈咪进门后,先是望着妈咪,随即锁上房门抱着素琴猛亲。


这可把素琴吓坏了,急忙把阿伟推开:「阿伟干什么……我是妈咪啊!」


素琴哪里知道阿伟自从被美惠调教后,性欲不减反增,因为美惠常常以极度淫荡的性交方式来挑逗血气方刚的阿伟,有意无意的灌输着他母子乱伦的刺激快感,并告诉他平常跟小奇是如何淫荡交媾的细节,把阿伟奸淫妈咪的性致激荡到最高,加上刚才才看完从同学那借来的《禁断的母子相奸》VCD,更是弄得阿伟欲火高涨。


好死不死,素琴又不知情的闯进来,简直是羊入虎口,尤其一想到爸爸今天又不在家,阿伟更是为所欲为起来。


「放开啊……妈咪有事要跟你说啊……阿伟,不要啊!我……」


素琴极力要挣脱,但是阿伟却丝毫没有要放开的迹象,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把将素琴抱起来,扔到他的大床上。


没料到阿伟会这样的素琴,里面穿的性感透明蕾丝内衣裤完全暴露出来,这可更是火上浇油让阿伟的兽性大发。


「阿伟,不行啊……我是妈咪啊!不要乱来。」


素琴几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


「妈咪……喔!好香喔!我爱死你了……人家小奇都可以插美惠阿姨的,为什么我不行?」


阿伟吼着。


「那……不一样啊……那是……」


素琴一时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阿伟径自拉下内裤,把自己胯下的肉棒对着妈咪的淫嘴送入,然后俯身拉开蕾丝丁字裤遮住蜜穴的细蕾丝带就舔食起肉缝来了,成69式的相奸。


而这招美惠传授的方式果然奏效,因为美惠曾经跟阿伟说过,淫荡的女人是无法拒绝男人的肉棒的。


素琴被这突如其来的肉棒塞入及阴户被阿伟淫舌侵略式的舔弄着,则显得欲拒还迎,只能「哼哼唧唧」


的腰肢乱颤。


现在素琴脑海中只回荡着几个字:「不可以……母子乱伦……乱伦啊!」


唉……自己百般避免,终究还是乱伦了,不禁自问:难道这是美丽妈咪的宿命吗?


而阿伟则是感受到「近亲相奸」


所带来感官上及心理震撼性快感,才一会阿伟已耐不住性子,将头掉转过来,抬起妈咪的粉腿,也不懂怜香惜玉就长驱直入的将整根肉棒「噗滋」


一声尽没入了妈咪的桃花源。


素琴根本还来不及叫出声来就被接下来的「啪叱、啪叱、啪叱……」


急速抽送声给淹没了,虽然素琴双手仍然乱挥的抵抗着,但他也知道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最感到羞耻的是自己的屁股竟然还反射性的迎合儿子的抽送。


「喔喔……不……不要……喔!伟……仔……妈咪……」


素琴已经连话都说不清了。


「喔……妈咪……喔喔!爱死你了……好舒服喔……好紧……舒服。


比美惠阿姨的肥


还紧喔……」


这跟以前很难得才偶而可以奸淫昏睡中的妈咪,整个官能上的感受相差简直天壤之别,阿伟只恨自己没早点


自己妈咪的美,仿佛要一次把他以前没干的份一次干完,所以格外地卖命做着活塞运动。


阿伟最爱让妈咪对着房间里的大镜子,趴成母狗被奸淫的姿势然后从背后抽插她,这样不但可以插到最深的花心里,还可以看到妈咪因为被肉棒插入及抽出时既舒服又痛苦的淫荡表情。


素琴的淫叫呻吟声,搞得奋力作深度进出的阿伟在抽送中就已经射出了第一发,但仗着年轻,仍不肯抽出来,隔不到5分钟,素琴觉得阿伟的肉棒在阴道中似乎又慢慢坚硬了起来。


这可苦了素琴了,本来心想等他射精后自己大概就可以脱身了,没想到接着阿伟让妈咪坐到自己肉棒上,扶着妈咪的纤柔细腰上下左右的摇摆起来。


望着妈咪坐在自己身上咬着嘴唇,而下面的淫肉


吞吐着肉根的那个骚荡淫母的模样,简直教阿伟吃不消的又要射出来,于是赶紧深吸一口气稳住阵脚,才能继续迎合在上位的妈咪。


接下来,素琴一直都处在翻着死鱼眼的失神状态下承受着这禁断的母子乱伦奸淫,也享受着有别于瑞仁的自己儿子年轻暴怒的大肉棒。


除了不断地呻吟、泄精、变换交合的姿势,就是吞下儿子又腥又浓的精糊……接下来又是插


……射精……高潮……颜射……口交……


……高潮……如此循环着,而素琴则因为禁忌乱伦的罪恶感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这晚阿伟自己也不知泄了几次,直


到后来高潮时阿伟已经泄不出任何液体来了,而期间只知道除了在变换姿势时有短暂滑出妈咪的肥美肉


外,就没再离开过了。


两母子像是贪婪的食肉兽一般奸缠在一起难分难解,最后还是素琴心疼阿伟这么的肆无忌惮的射精会对身体不好,才怜惜的让阿伟把脸趴在自己雪白的美乳前休息。


母子俩则因为交媾得太累,而阿伟也在妈咪的房间相拥(插)而眠,而阿伟的肉棒也一直插死在妈咪的淫肉中。


哗……哗……素琴正用莲蓬头冲澡一边搓揉着自己丰腴的美体,从脚趾到大腿再到黑森林的深处、接着是丰润的美乳,看着自己白皙弹性的肉体。


但是说也奇怪,因为爱抚及搓洗自己这美丽的胴体而不自禁的自渎起来。


一边抚着自己依旧坚挺的乳房,一手在阴唇上抖动搓揉着,最后索性以食指插入阴道中抽送起来。


「喔喔……呜喔……好舒服喔……呜要……喔!」


素琴想着自己真的是个淫妇:「啊……喔喔……不行了……」


「妈妈真的好美啊……妈咪好淫荡啊!妈咪,我好想插你的美


啊……喔喔喔……」


素琴不知道这一幕已经都被经常躲在门外偷看的儿子阿伟全部看见了。


「喔喔……出来了……喔……妈咪……」


终于阿伟忍不住了,砰然推开门,抱住自己妈咪那汁水淋漓的娇躯,抓着又白又滑的美乳就「滋滋」


作响的狂吸起来。


素琴被阿伟突如奇来的抱住,吓了一跳,但随即把阿伟推开:「伟仔,你干什么!我是妈妈啊,不可以乱来。


都长这么大了,不可以……」


看到伟仔下半身仅穿着内裤,而且那正值青春期的肉棒正暴怒的指向自己而微微抖动着,素琴也不禁暗暗吃惊:「难道他看到自己刚才的自渎吗?」


素琴想到就又羞又惊。


「妈咪给我嘛……」


阿伟苦苦哀求着素琴。


「偉仔!我是媽咪啊,媽咪知道你正值青春期很衝動,但這是不可以的,知道嗎……這樣是亂倫,知道嗎?不可以對媽咪作這種事喔!」


「媽咪,可是我真的好想要嘛……媽咪真的好漂亮喔!」


阿偉一副要撲向素琴的說:「人家班上的明雄說他媽咪都給他插


呢,好好喔,媽咪我也要嘛。」


「不可以,再這樣胡鬧,媽咪要生氣了喔!」


素琴一邊說一邊想著:明雄的媽媽不就是林太太嗎?雖然林太太平時看起來蠻風騷的,沒想到竟然跟自己的兒子性交……唉!


聽阿偉這麼說,素琴著實吃了一驚,只是表面還是得板起面孔地教訓阿偉:「那是別人家的事,我管不著,但是媽咪說不行就不行!聽到沒?」


說著,素琴趕緊隨手抓起旁邊的浴巾遮掩自己豐腴艷美的胴體,好死不死那條浴巾又太短,只剛好可以遮住雙乳及秘穴,但是兩顆37F的美乳因為包得太緊,反而一副好像要爆乳而出的態勢;而下半身則更慘,一雙修長白皙的大腿露出來還不消說,整個神秘的黑森林因為浴巾過短的關係,黑亮的濃長陰毛包覆著粉嫩肉縫,隨著素琴的抖動而若隱若現的。


此時的素琴在白色浴巾的襯托之下,加上浴室里的鬱郁霧氣,俏臉被薰得紅嫩嫩的,整個佼好的裸體被滋潤的水漾水漾的,身材曲線畢露,比剛才全脫光的裸體風韻更勝上好幾倍,也難怪阿偉的雞巴在素琴眼睜睜之下又比剛才硬是漲大了一倍。


「媽咪幫幫我嘛,給我嘛……不然讓我吸你的奶奶嘛……」


阿偉退而求其次的求道:「媽咪……我真的很難受啊……我都念不下書……也沒法考試了啦!媽咪,求求你嘛……幫幫我嘛……好啦……」


素琴想到阿偉最近的功課的確比以前退步不少,難道真是自己害了他嗎?而阿偉可是王家的長孫啊,公公婆婆都疼的不得了,將來還指望他考上醫學院為王家增光的,如果這樣下去可怎麼辦啊!


終於基於愛孩子的親情及教育她的義務,素琴作了權宜的決定,心想道:只要用手讓他射出來不就行了?而且現在正值青春期的孩子,如不好好教導他正確的性觀念,不知道這孩子以後會作出什麼犯罪的事來,這反而害了他一生。


「好吧,偉仔!媽咪只答應用手幫你喔……但是千萬不能說出去喔,而且不準碰媽咪的身體,這是我們的約定喔……知道嗎?」


素琴一臉嚴肅的說。


阿偉大喜過望,點頭如搗蒜的答應了,心想先讓媽咪為自己手淫,以後再慢慢想辦法姦淫媽咪就好了,反正總有一天要媽咪心甘情願的跟自己,就像明雄跟他媽咪一樣。


「謝謝媽咪……謝謝,媽咪對我最好了。」


雖然說媽咪只是用手幫自己手淫,但是一想到平常端莊賢淑又慈祥媽咪願意用手幫自己打手槍,仍然讓阿偉樂翻了。


阿偉迫不急待的脫下他的內褲,露出他那肥粗暴怒的肉棒來。


素琴看著自己親生兒子阿偉的粗黑雞巴,心裡仍然犯著嘀咕:「這不算亂倫吧?只要不讓他插


就不算了吧!」


素琴內心自我安慰著。


(人永遠不會知道接下來事情會發展到怎樣的地步吧,否則一開始一定不會答應的。)


「唔……好大啊!」


素琴心想著:阿偉也長這麼大啦。


素琴蹲下來,用修長的纖纖玉指開始幫阿偉搓揉起來。


「媽咪,好乾喔,會痛啊……喔!」


阿偉故意裝可憐的哀求著:「媽咪,用嘴巴嘛……用嘴巴一定很舒服的。」


阿偉作勢要去抱住自己媽咪的頭好讓她為自己口交,素琴沒法子,只好用舌頭在阿偉的龜頭上舔舐並用口水滋潤著肉棒,但隨即就抽出,以免讓兒子覺得自己是淫蕩的女人。


阿偉就像從雲端跌回地面般哭鬧著:「媽咪……我要用嘴巴嘛……用嘴巴好舒服喔……喔!」


阿偉看著蹲在自己胯下平時端莊威嚴的美艷媽咪兩顆淫乳淫蕩的晃動,忍不住用手去抓了一把,但隨即被素琴推開了。


「阿偉!媽咪只說幫你……如果你再這樣,媽咪就不幫你了。」


素琴正色說道。


「好嘛。


媽咪我錯了,下次不敢了,你幫幫我嘛。


可是,是因為媽咪你太漂亮了嘛。」


阿偉無辜的為自己辯解道。


「這孩子……唉……」


素琴不禁後悔起自己答應幫他手淫這件事,心想以後一定要好好灌輸他正確的性觀念,以免這孩子惹出什麼事來。


大概是常常手淫的關係,素琴原本以為幾分鐘就可以搞定這孩子,沒想到自己搓弄了半天,阿偉的肉棒除了更堅硬外,竟一點要射精的意思也沒有。


本來阿偉讓美麗的媽咪幫自己手淫是作夢都想不到的美事,但也許是因為素琴鑒於親生母子的道德觀念,套弄起來動作格外的生硬,加上阿偉吃定媽咪答應的事一定會作到,因此更故意按耐心中的慾火,強忍著不射,好讓媽咪為自己進行口交。


想到这里,阿伟不禁暗暗得意自己的聪明。


果然,素琴在套弄了许久后,一度想放弃,但想到不能对小孩子言而无信,因此也耐下心来更卖力的温柔地搓柔阿伟的包皮,及用灵巧的手指搔弄阿伟的睾丸及肛门口的括约肌,弄得阿伟是几乎招架不住,赶紧深呼吸稳住阵脚,并故意借口龟头太干了,频频喊痛。


素琴禁不住阿伟的哀求及母亲心疼自己骨肉的天性,只好勉为其难的把阿伟的肉棒放入口中吞吐,用唾液来滋润它,阿伟满足的神情可说溢于言表。


当湿润后,素琴才把肉棒吐出,但这却又弄得阿伟倘然若失的叫苦。


「妈咪拜托嘛……一次就好嘛……刚才差点就要射了……」


素琴禁不起阿伟近乎哭求的拜托及想到得要赶快结束才行,如果被瑞仁或阿伟的弟弟瞧见就糟了,心一横的说:「好吧,但是只有这次喔!知道吗?」


「谢谢妈咪!我就知道妈咪最疼我了。」


第一口含入阿伟鸡巴,素琴的感受就是:「好大喔……才高中而已……现在的小孩发育真好。


没想到这么大,差点被它噎到。」


于是素琴挽起披散的秀发,温柔的张开性感的嘴唇,缓缓的把阿伟的肉棒含入口中,素琴用她「吹、吸、抠、舔、勾」


的本领,淫舌在口中把肉棒搞得服服贴贴的,这可把阿伟爽上天了,自此他就迷上自己妈咪这套舌交的绝活,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果然,没见识过素琴口交功夫的阿伟,才一下子浓浆就冲到龟头了,不过却故意不让素琴知道:因为想要看到妈咪把自己的精液喝下去,他想妈咪是一定不会答应的,所以干脆就在快要射精时,故意把肉棒挺进妈咪喉咙的深处,让灼烫的精液直接激射在素琴的咽喉深处,素琴还来不及反应,就一股脑「咕噜」


的吞下去一大口又糊又腥的浓精,而此时阿伟更大着胆子双手压住妈咪的头不让她吐出自己的肉棒。


「呜呜……喔……呜……呕……」


素琴被阿伟强迫的压住让肉棒在口腔中狂喷,口中像被管子灌满腥臭的浓精,想制止阿伟却又身不由己,只能委屈的承受阿伟浓精的浇灌并试图挣脱阿伟的控制。


终于拉开阿伟的肥手,但却反而又让吐出的肉棒喷的满脸又??腥又糊的混浊精液。


美艳的成熟母亲跪在自己肥胖儿子面前,不但帮他口交更让亲生儿子的鲜烫精液「颜射」


在自己慈祥美丽的脸上,这副景象让阿伟迷惘了、满足了、彻底的发泄了。


然而此时的素琴却感到极度的羞耻,自己平时苦心经营建立的端庄母亲形象已经毁于一旦了。


「阿伟一定认为我很淫荡吧……怎么办……以后该怎么呢?我是阿伟的妈妈呀……」


素琴边抚去脸上的阳精,心中却是无限的羞愧。


然而这样的动作,看在阿伟的眼中,真是娇媚无限啊!


素琴看到阿伟那既满足又无辜的表情,也不忍责备阿伟强按住自己吞下精液的事,于是就把阿伟赶出了浴室,免得家里的人回来就糟了。


然而阿伟在百般不愿意被赶出时不经意瞥见妈咪大腿间,满是淫蜜穴渗流下来的淫水。


「哇!好湿啊……妈咪还说不喜欢……一定是骗人的,跟书上说的淫荡女人还都不一样……哈!妈咪可真是淫荡啊!下回一定要插入妈咪湿淋淋的那里面,『滋滋』的……哇,那一定美死了!嘻嘻……」


阿伟心中想着下次要怎样奸淫自己的美丽妈咪。


这种事既然第一次没有拒绝,以后似乎就没有拒绝的道理了,所以就一直恶性循环下去了,而且也不知道阿伟这颗不定时炸弹什么时候会引爆,看来只有期待阿伟的良知来解决了。


最近段考快到了,素琴晚上帮阿伟送宵夜进去时,都常被阿伟以无法定下心念书(有这么美艳的妈咪可以奸淫,谁定得下心啊!)


而强被留下来帮他自渎和口交,由于种种的顾虑,素琴也不知如何拒绝阿伟无理的要求,只能求速战速决了,而这一部份几乎已经成为全方位服务宵夜的一部份了,也让阿伟对每天的宵夜充满期待。


而阿伟几乎都是迅速脱下自己的内裤,半强迫的让素琴蹲下,就把肉棒不客气的朝妈咪脸上硬送,进行起深度的喉交。


素琴通常才一开口就被肉棒塞满,只能从喉咙深处发出「唔唔……呜……」


的份,根本完全没把素琴当妈咪看待了。


而素琴为了赶快完事,也使出浑身解数来满足儿子,而阿伟为了可以享受美艳妈咪的舌功,及在妈咪的小淫嘴中作活塞运动,不但平时小便勤加苦练憋功,更常常在素琴帮他口交时故意忍住不泄,长久下来功力大有精进。


而母子倆一攻一守,當然最爽的就是阿偉了,每次看著自己嬌艷可人的辣媽蹲在自己兩腿之間用那淫美唇幫自己口交,而且每次為了趕快把阿偉搞定還翻新花招,又舔又含睾丸的,搞得阿偉當然欲罷不能羅。


一次還因為送宵夜進去的時間太久,引起瑞仁的責備,說孩子要考試了,就不要打擾他太久,要讓他好好用功。


而素琴也只有委屈的回答:「好,好。


下次我會注意的。」


誰會知道是阿偉硬纏著媽咪要求「加菜」


呢!


素琴只好挖空心思想下次要怎樣才可以趕快讓阿偉泄精,而再這樣下去,恐怕自己遲早得用其他更淫蕩的方法才能滿足阿偉了,素琴只好在心裡安慰自己:「反正只要不插


就不算亂倫了嘛,況且……好好照顧孩子也是身為母親的責任嘛。」


有幾次阿偉更是變本加厲,趁素琴正含住肉棒大展靈舌舔功時,動手去撫弄素琴那對豐腴的奶子,雖然素琴極力的要抽出肉棒站起來,但卻被阿偉另一手牢牢的按住自己的頭起不來,又怕聲張引起家人的注意,最後只能暫時屈服,任由阿偉的魔手恣意任為的胡亂揉抓。


而阿偉似乎吃定了媽咪怕張揚出去的弱點,在事後素琴斥責他不守彼此的約定時,還一副嘻皮笑臉的說:「媽咪,你最好了,你身材那麼好,我當然忍不住嘛,我同學的媽咪沒有一個比得上你呢!有這麼漂亮又有氣質的媽咪,我的同學都羨慕死我了呢!」


「阿偉,我幫你……的事絕對不可以讓別人知道。


懂嗎?」


素琴正色的訓誡阿偉,免得他不小心在同學面前把自己幫他口交的醜事說出來。


「知道了媽咪,我下次不敢了……嘻!」


阿偉笑嘻嘻的答道,因為他知道媽咪已經慢慢地對自己的要求屈服了。


素琴稍感心安的是阿偉至今仍算理智,並沒有強迫自己干,但是擔心事情不知道會怎麼演變下去,阿偉最近行為越來越粗暴,對自己可說是予取予求說要就要,自己好言相勸也不聽,心想再這樣下去,阿偉是遲早會要求插入自己


里作真刀真槍性交的,那時自己該怎麼辦呢?


那样的母子淫荡的剧烈交媾画面,虽然在自己禁忌的内心已经回荡过不知几回,那总让素琴内心泛起一阵因违反社会道德伦理所带来的强烈淫欲震荡,但随即也想到那是为社会、家庭所不容的近亲乱伦,而自己可是阿伟的亲生妈妈啊,怎么可以有期盼被自己亲生儿子奸淫的欲望呢?


「喔!不行,自己真是太淫荡了。」


素琴不禁舔舔自己的嘴唇:「不行……绝对不行。


这是乱伦,要是传出去自己怎么做人啊?一定要想想办法才行。」


但之前用理性劝说的方式,想导正阿伟的性偏差观念,但到最后反而弄得阿伟更「性」


致勃勃,有几次要不是自己严词拒绝,早就被阿伟冲动的插入了,有次还破例用口、乳交的方式在半小时内帮他打了三次才算让他发泄了欲火,从此素琴根本就不敢奢望阿伟可以被自己劝导。


心想还好自己是他的妈咪,如果换作别的女人,大概老早就被他奸淫了,因此其实素琴是以避免阿伟犯下大错的理由,才能心安理得的帮自己儿子自渎的。


最近素琴阿姨不但得躲着小叔那班人,以免平常在家里没人时被他们碰上,到时免不了自己又要被那几只饥渴的淫兽奸淫,搞的自己满身的腥臭浓精,同时还得避免跟自己的儿子单独相处,以免被阿伟要求插,而被迫乱伦。


面对这一家子的野兽,实在搞得素琴阿姨惶惶终日,似乎随时都会有男人想要奸淫自己一样。


今天早上素琴正坐在马桶小便,以为全家都出去上班、上学了,门也没关,没想到儿子阿伟突然推开门就挺着鸡巴迎面而来,要求自己为他消消欲火,因为已经三天没让素琴帮他手淫了,所以特意等大家都出去了,才冒着迟到跑回来找妈咪帮他口交。


没办法,素琴一手要遮住自己的神秘黑森林,只好任由阿伟把玩自己丰硕的一对嫩乳,口交加上阿伟不断的刺激乳头、搓揉一对奶子,弄得素琴原本用来遮住秘处的手竟不自觉的抠弄起阴唇及阴道口来,而不一会阴唇及蜜穴内就湿淋淋一片了。


素琴心里正想着阿伟的粗肉棒:「呼……好大喔!嗯……愈来愈大……」


「喔!妈咪你湿了喔?」


阿伟不怀好意的问着。


「才不是……那是刚才小便时溅到的。」


素琴抽出肉棒说着,心想要尽快把他搞定。


「妈咪,可不可以给我摸一下?你的那里啊……只要摸一下就好。」


阿偉徵求著媽咪的同意。


「不行……嗯……」


素琴堅決說道。


「只是摸一下嘛……一下下,就好了。」


才說完,不等素琴的同意就直襲往素琴的陰戶:「都濕了……媽咪你騙人……」


「哪有……喔喔……不要碰……那裡……不可以的……」


素琴微顫的緊緊抓住阿偉的手企圖阻止他的手逗弄


口的嫩肉,但其實自己現在全身趐茫茫的實在沒什麼力氣。


「媽咪,好濕喔……很舒服吧!媽咪?」


阿偉不斷用手指撥弄著大小陰唇及穴口的陰蒂。


「阿偉,放手……喔喔……不可以……我是媽咪……喔!」


素琴微弱的喘息反抗著,但她也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支撐多久。


「媽咪,這就是陰唇、陰蒂、恥丘、陰道、小便口……哇,好清楚喔!好漂亮!粉粉嫩嫩、濕亮亮的粉紅色。


好美喔!媽咪,比書上的還漂亮呢!」


阿偉貪婪地撥開媽咪的黑森林,清楚的看著媽咪最神秘的最美的一處聖地。


「阿琴啊……阿琴……在做什麼啊?叫半天門了。」


突然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聽聲音應該是阿偉的阿嬤。


一對沉溺於淫慾中的母子隨即被拉回現實中,素琴立刻推開阿偉,草草擦拭了陰部的尿液把內褲拉起來,而阿偉則恨恨的穿回褲子(差一點就可以干到媽咪),一對母子若無其事的從浴室分別走出來。


「阿琴啊!在忙什麼啊?叫這麼久都沒人。」


阿偉的阿嬤抱怨著。


「喔!可能是在裡面沒聽到吧!」


「耶,金孫仔,你怎麼還在這?不用上學嗎?」


阿嬤關心的問道。


「喔!我東西忘了回來拿啦……阿嬤我得趕去學校了喔……阿嬤再見。」


阿偉說完就匆匆背起書包跑出門了。


「我這個金孫,真有禮貌……真乖。」


老實的阿嬤這麼想著。


「快要聯考了吧,我們王家就靠他了,素琴有空要給他多補一補身體啊,我剛才看他都有黑眼圈了,精神也不大好,一定是讀書讀太晚了,這個孩子你要多注意啊!」


「喔……阿母我知道了,我會的……」


一路上阿偉都在想著剛才只差一點就可以干到媽咪的美


了,都是阿嬷早不来晚不来的,不过阿伟倒是觉得证实了一个现象,女人应该都是跟自己在A片中看到的剧情差不多的,都是上面嘴巴拼命说「不要不要」,但是下面的阴唇早就湿成一片的等待男根的插入,这时候当然要听下面这个嘴唇的话罗,阿伟心想就连妈咪这样美丽贤慧的女人都这样口是心非,那其他的那些骚货大概也差不多吧!


他觉得这大概是女人的宿命吧,就像男人的肉棒见到了女人的淫


就会想插入,女人也是吧,不论强迫或自愿,只要见到男人的鸡巴下面就会湿润起来,准备让它插进来,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女人被强奸时,只要男人稍微扳开大腿调整一下体位,就会自动摆出挨插的最佳姿势?尽管姿势相当不堪,大概因为淫


也想要肉棒嘛!


一方面家里的素琴在送走婆婆后,也松了口气,幸好婆婆来了,否则今天自己一定逃不了跟阿伟乱伦奸淫的命运,都怪自己不好没能坚持到底,才让阿伟这样胡来。


不行,今天阿伟回来一定要跟他说清楚,不能让他以为自己这么淫荡,否则他以后还会把自己当妈妈看待吗?


此时在学校的阿伟根本无心上课,一颗心悬在那,只盼望快点下课回家搞自己美艳的老妈,连对讲台上有最风骚的老师之称的欣玫,今天穿着短薄花裙都提不起劲来,心里只是想着妈咪的粉嫩美


……素琴为了今天差点跟阿伟发生的乱伦行为而暗自懊恼着,因为这种事实在太令人难以启齿了,不知道找谁商量才好,想来想去只能想到自己的姊妹淘─ ─美惠了,身为单亲他*的他因该比较有经验吧!(谁知道美惠反而让她陷入另一个淫乱的炼狱,而无法自拔。)


说起美惠是自己以前的高中同学,由于在学校里很谈得来,既是同学又是闺中好友,很像小姐跟ㄚ鬟的关系,很多追求素琴的男生都透过美惠来牵线,其实美惠长的也算顶美,只是站在素琴身旁总是被比较会打扮的素琴给比下去了。


彼此有什么八卦、烦心的事都会互相倾诉,自己结婚时她还是伴娘呢。


两年前美惠才因为丈夫外遇而离婚。


由于老公给了不少赡养费,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整天打打牌、喝喝下午茶、或是逛逛街日子过的倒挺惬意,现在跟读国二的儿子一起住在市中心一栋高级公寓里。


由于平常是无话不说的好姊妹,因此与管理员都很熟,连问都没有就让素琴进去了,由于在外面喊了几声见美惠没答应,就自己往去熟了的卧房走去,而令素琴大吃一惊的竟是美惠正两条粉腿大开,陶醉地躺在大床被


着肉,赶忙说着「对不起」


要走出去,但仔细一看,压在美惠身上的那个男孩竟然是……美惠的亲生儿子小奇。


这可把素琴吓坏了:「美惠……你怎么……对……对不起!我……我先出去了。」


虽然吃惊,但随即想起自己的冒失赶忙退出房来。


过一会才见小奇穿着一件内裤往浴室方向走去,然后美惠里面什么也没穿的披着一件真丝的睡袍懒洋洋的走出来。


「怎么啦?今天怎么有空,也没说一声就跑来了啊?」


美惠没事般的问着。


「美惠……刚才是你跟小奇在床上……我没看错吧!」


素琴试探的问着。


看素琴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美惠点起一根烟,说道:「既然被你看见了,就跟你明说了吧……唉!真是孽缘。


没错,我是跟自己儿子做爱。」


「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是最怕寂寞了,晚上没男人陪着我是睡不着的,还不都怪小奇的爹啦,因为之前习惯睡觉有人陪嘛,离婚后晚上一个人睡觉总觉得怪怪的,睡不着觉。


我想说,反正我们母子相依为命嘛,又是自己亲生儿子应该没什么大碍嘛,于是便叫了小奇来陪我睡啦,哪知道这小子跟他老爸一样坏。


老实不了几天,贼手贼脚就不安份起来了,每天夜里上了床后就当我睡了的,上下其手胡乱瞎摸一通的,搞的我是整夜睡不好浑身上下身痒骚骚的好不舒服,尤其是我们女人那里啊……唉!害我流了一内裤的淫水,早上起来还得洗一次澡。」


看美惠笑盈盈的说着,也是身为母亲的素琴不禁都替他觉得害臊起来了。


美惠接着又说道:「本来想说大概是青春期的孩子嘛,对女人比较好奇也就没太去理会,谁知道他看我没反对,竟然愈来愈大胆,趁我睡着竟然偷脱我的内裤。


刚开始被我发现训了他几次,才总算安份了几天,没想到没几天竟然又故态复萌,还大着胆子用嘴巴舔起我的阴户来了,后来实在怕会跟小奇搞出什么乱子来,就把他赶回房去睡了。


但說來說去也怪我自己意志太不堅定了,沒多久就又叫他搬來跟我睡,這回他啊可吃定我了,比從前更是為所欲為的,而我被他又吸又舔的搞得我全身又癢又難受的,尤其那


里更是像被千萬隻螞蟻爬過一樣,難受的緊啊!有次竟糊裡糊塗就被他趁隙給插入了,半夢半醒之間害我一連泄了4~5次呢!那死孩子倒還真得了他老爸的真傳,真是給他弄到我死去活來的。


那次之後這孩子啊,更是變本加厲一發不可收拾,幾乎是天天纏著我干,又哭又鬧的,說什麼書讀不下去啦、說媽咪不愛他了啦、還說只要一次就好,說到後來啊要死要活的,我當然也告訴過他這可是亂倫啊,但是……唉……這孩子就是聽不進去,說什麼我不說、他不說也沒人會知道啊的歪理,還說他班上同學單親家庭的男生也有跟媽媽一起洗澡、做愛的,而且那天晚上我還不是被他弄得很舒服么,為什麼不行呢?而我也被他說得是啞口無言……連我跟別的男人出去約會,還跟我嘔氣不吃飯呢,搞到我後來根本不敢再跟別的男人出去了。


其實自己想想也對,還是自個的兒子最好,不會背叛自己、又年輕、與其到外面便宜別的臭男人,還被欺騙感情,還不如給自己的兒子插,彼此都能滿足又增進親子之間的感情,既安全又可以防止他在外面惹事,真是一舉數得啊,不然啊現在的孩子可是難教的很啊!


唉!說真的,這你就不了解了啊,沒有男人的夜晚真的是很難熬的啊……」


美惠哀怨的解釋道。


「對了,說說你吧,無事不登三寶殿的……說吧!」


美惠吐了口氣說道。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說ㄟ。


是……關於阿偉的啦。」


素琴支支吾吾的。


「阿偉,怎麼了?他不是一向功課不錯蠻乖的嗎?」


「是啦……其實問題跟你的小奇……差不多啦……他……」


「難道……他也想動你的腦筋……瑞仁知道嗎?」


「我怎麼敢讓他知道……讓他知道,包準把阿偉打死的。」


「也對啦……他的脾氣……真是的。」


「所以我才來找你商量……沒想到撞見你跟小奇……」


素琴說不出那個禁忌的字眼──「亂倫」。


「那現在的情形怎樣了?」


美惠也很好奇平日高貴清高的素琴到底跟自己兒子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没有啦……我只是答应他自慰而已……不过有好几次他都冲动得想要插进来。」


素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那你……想不想阿伟的肉棒插进来啊?」


美惠故意挑的问。


「我……起先他是苦苦哀求我只要让他插一次就好,被我严峻拒绝后又企图要强暴我。


老实说,有几次我自己也差点就答应让他进入了。」


素琴难为情的说着。


「看来问题有点严重罗。」


「是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有了……如果我代替你呢?」


美惠突然灵机一动的说。


「你……美惠……你代替我让阿伟……?」


「对!就是把我们的儿子互相交换,既可以享受那年轻的肉棒,又避免乱伦了啊!我们家小奇常常跟我说:『素琴阿姨好漂亮啊,如果可以插到她的


就好了』呢!」


「你……我……」


素琴吞下一口口水,想着美惠这既大胆却又刺激着自己淫荡内心深处的提议。


由于刚才看见美惠母子乱伦的奸戏,加上最近又被阿伟搞得自己七上八下的。


「好了……好了……我们家小奇的插


功夫可被我调教得一流喔!」


美惠骄傲的说想到自己被好友的亲生儿子奸淫,素琴整个骚


不觉得湿热了起来。


就在素琴正犹豫不决时……「小奇,快出来……叫阿姨啊……」


「素琴阿姨……」


小奇挺着一根跟他年龄不符的肉根走向素琴,果然是被美惠调养得很好。


也没等素琴答应,小奇肉棒已经朝素琴美艳白皙的脸庞招呼过来,「阿姨帮我口交……妈咪都会先帮我做的……」


小奇似乎看透了这个淫荡的阿姨而理所当然的说道。


「唔……唔……」


素琴被这突来的肉棒吃了一惊,但随即下意识的发挥被瑞仁调教出来的擅长舌功,吞吐了起来。


一旁的美惠则掀开睡袍,自己抠挖起自己的淫


来。


这是素琴第一次安心的在熟识的美惠面前卸下优雅、高贵的形象,展露出淫荡的一面,不但让小奇射在自己嘴里,更摆出各式妖饶淫贱的姿势来迎合小奇的肉棒。


而小奇面对自己朝思暮想的素琴阿姨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加上自己母亲在旁边助阵,


得素琴是连连丢精,神魂颠倒,什么样的难为情的话都叫出来了。


素琴跟美惠都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生理上的需求因為渾熟的肉體,而感受到殷切的需求,正好美惠提出這個建議,不但避免了自己亂倫的悲劇,自己更是從小奇那獲得了老公那裡得不到的滿足,真算是兩全其美了。


尤其一方面是自己閨中密友的兒子,在保密上讓素琴很放心,另一方面阿偉也因為獲得了發泄,而功課更進步了。


素琴哪裡知道美惠一直都暗暗忌恨著素琴的美貌及高雅的氣質,而要一步步把素琴誘向淫亂的深淵,讓她跟自己一樣沉淪在肉棒的慾海之中。


兩個小孩子也因為怕自己吃虧而拚命地搞對方的母親,雖然兩個成熟的美婦尚能應付裕如,只是都怕自己的兒子泄精過多而傷身,所以盡量的控制在一星期3~4次的交合。


而想到自己母親一定被對方插得死去活來,小奇跟阿偉更是難以罷手的競爭起看誰一夜最多能


多少次對方的母親,畢竟是年輕氣盛,誰也不肯認輸的。


自從美惠代替自己成為阿偉洩慾的淫肉壺後,素琴母子一直避免去談起這方面的事以免尷尬。


素琴想想這樣不行,這種事聽專家的意見還是要攤開來講比較好。


今晚剛巧瑞仁到台北出差,素琴想說利用這個晚上順便好好跟阿偉溝通一下最近生活上有什麼問題及有關美惠的事,在不影響阿偉的讀書的情況下,素琴在洗過澡後,換上睡衣,才來到了阿偉的房間。


怎知阿偉看見媽咪進門後,先是望著媽咪,隨即鎖上房門抱著素琴猛親。


這可把素琴嚇壞了,急忙把阿偉推開:「阿偉幹什麼……我是媽咪啊!」


素琴哪裡知道阿偉自從被美惠調教後,性慾不減反增,因為美惠常常以極度淫蕩的性交方式來挑逗血氣方剛的阿偉,有意無意的灌輸著他母子亂倫的刺激快感,並告訴他平常跟小奇是如何淫蕩交媾的細節,把阿偉姦淫媽咪的性致激蕩到最高,加上剛才才看完從同學那借來的《禁斷的母子相奸》VCD,更是弄得阿偉慾火高漲。


好死不死,素琴又不知情的闖進來,簡直是羊入虎口,尤其一想到爸爸今天又不在家,阿偉更是為所欲為起來。


「放開啊……媽咪有事要跟你說啊……阿偉,不要啊!我……」


素琴極力要掙脫,但是阿偉卻絲毫沒有要放開的跡象,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把將素琴抱起來,扔到他的大床上。


没料到阿伟会这样的素琴,里面穿的性感透明蕾丝内衣裤完全暴露出来,这可更是火上浇油让阿伟的兽性大发。


「阿伟,不行啊……我是妈咪啊!不要乱来。」


素琴几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


「妈咪……喔!好香喔!我爱死你了……人家小奇都可以插美惠阿姨的,为什么我不行?」


阿伟吼着。


「那……不一样啊……那是……」


素琴一时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阿伟径自拉下内裤,把自己胯下的肉棒对着妈咪的淫嘴送入,然后俯身拉开蕾丝丁字裤遮住蜜穴的细蕾丝带就舔食起肉缝来了,成69式的相奸。


而这招美惠传授的方式果然奏效,因为美惠曾经跟阿伟说过,淫荡的女人是无法拒绝男人的肉棒的。


素琴被这突如其来的肉棒塞入及阴户被阿伟淫舌侵略式的舔弄着,则显得欲拒还迎,只能「哼哼唧唧」


的腰肢乱颤。


现在素琴脑海中只回荡着几个字:「不可以……母子乱伦……乱伦啊!」


唉……自己百般避免,终究还是乱伦了,不禁自问:难道这是美丽妈咪的宿命吗?


而阿伟则是感受到「近亲相奸」


所带来感官上及心理震撼性快感,才一会阿伟已耐不住性子,将头掉转过来,抬起妈咪的粉腿,也不懂怜香惜玉就长驱直入的将整根肉棒「噗滋」


一声尽没入了妈咪的桃花源。


素琴根本还来不及叫出声来就被接下来的「啪叱、啪叱、啪叱……」


急速抽送声给淹没了,虽然素琴双手仍然乱挥的抵抗着,但他也知道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最感到羞耻的是自己的屁股竟然还反射性的迎合儿子的抽送。


「喔喔……不……不要……喔!伟……仔……妈咪……」


素琴已经连话都说不清了。


「喔……妈咪……喔喔!爱死你了……好舒服喔……好紧……舒服。


比美惠阿姨的肥


还紧喔……」


这跟以前很难得才偶而可以奸淫昏睡中的妈咪,整个官能上的感受相差简直天壤之别,阿伟只恨自己没早点


自己妈咪的美,仿佛要一次把他以前没干的份一次干完,所以格外地卖命做着活塞运动。


阿伟最爱让妈咪对着房间里的大镜子,趴成母狗被奸淫的姿势然后从背后抽插她,这样不但可以插到最深的花心里,还可以看到妈咪因为被肉棒插入及抽出时既舒服又痛苦的淫荡表情。


素琴的淫叫呻吟声,搞得奋力作深度进出的阿伟在抽送中就已经射出了第一发,但仗着年轻,仍不肯抽出来,隔不到5分钟,素琴觉得阿伟的肉棒在阴道中似乎又慢慢坚硬了起来。


这可苦了素琴了,本来心想等他射精后自己大概就可以脱身了,没想到接着阿伟让妈咪坐到自己肉棒上,扶着妈咪的纤柔细腰上下左右的摇摆起来。


望着妈咪坐在自己身上咬着嘴唇,而下面的淫肉


吞吐着肉根的那个骚荡淫母的模样,简直教阿伟吃不消的又要射出来,于是赶紧深吸一口气稳住阵脚,才能继续迎合在上位的妈咪。


接下来,素琴一直都处在翻着死鱼眼的失神状态下承受着这禁断的母子乱伦奸淫,也享受着有别于瑞仁的自己儿子年轻暴怒的大肉棒。


除了不断地呻吟、泄精、变换交合的姿势,就是吞下儿子又腥又浓的精糊……接下来又是插


……射精……高潮……颜射……口交……


……高潮……如此循环着,而素琴则因为禁忌乱伦的罪恶感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这晚阿伟自己也不知泄了几次,直


到后来高潮时阿伟已经泄不出任何液体来了,而期间只知道除了在变换姿势时有短暂滑出妈咪的肥美肉


外,就没再离开过了。


两母子像是贪婪的食肉兽一般奸缠在一起难分难解,最后还是素琴心疼阿伟这么的肆无忌惮的射精会对身体不好,才怜惜的让阿伟把脸趴在自己雪白的美乳前休息。


母子俩则因为交媾得太累,而阿伟也在妈咪的房间相拥(插)而眠,而阿伟的肉棒也一直插死在妈咪的淫肉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352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