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纵横谱 - AV姐姐激情视频
.
一、俏杀手祸起茶余间,逆时空人上龙虎山


太阳马上就要进入黑暗的怀抱,天边被烧的火一样的红,同天边相连的海水也被然红了,一连下了几天的雨今
天这个海滨小城终于可以看见太阳了,于是很多的人都来到了海边欣赏着日落。他们有的带着家眷,有的则是两个
人甜蜜的靠在一起,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呼…………」站在人群中的寒风吐出了一个烟圈,他用力的呼吸了一下带有咸味的空气,然后用左手的食指
同拇指把烟熄灭,脸上却没有被余火灼痛的痕迹,他着周围或两个一起或三个一群的人,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了心
头。他扭转身子回到了自己车里,然后向着自己的房子驶去。


「一个人如果加入了社团那他一辈子都是社团的人,如果社团有需要他还是要回来的。」寒风的情况就是这样,
他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混混成为今天黑道闻明的杀手这一切都同他以前的大哥金夜叉分不开。


金夜叉是这个城市众多社团中一个社团的老大,也正是他发现了寒风的才能所以一手提拔,寒风要钱他就给钱,
要女人就给女人。但他没有想到在自己即将放手不做老大的时候却惹上了一个棘手的人,最后自己落得个身首异处
的下场。


寒风听说这件事情后立刻从国外赶了回来,凭着他矫健的身手以及丰富的经验他成功的替自己的大哥抱了仇,
当他从扣动扳机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成了黑白两道的目标。现在的他正开车前往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那是他的
情人的家。


「嘎……」他把车开到了一栋别墅前,然后按了三声喇叭,两短一长,很快车库的门就打开了,他把车开了进
去。


「回来了。」一个对男人说极有诱惑力的声音响起,声音未落一个女人出现在寒风的眼前。


「想我了吗?」寒风一下车就将她揽在怀里,还没有等她回答就吻上了她圆润的嘴唇。


女人微微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着,小巧的香舌用力的在寒风的嘴里搅动着。


寒风松开了嘴唇,「去吃点东西吧,我饿了。」


「嗯!」女人答应了一声拉着寒风的手走出了车库。


她叫l凌佳,是寒风的情人,在一年前他把她从她的丈夫手里抢了过来,寒风就有这个习惯,自己喜欢的东西
一定要夺过了,再加上他对成熟的女人有着极大的兴趣所以她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寒风的情人,寒风从没有问过她的
过去,她也没有告诉过他她的过去。


两人牵着手走到了厨房内,寒风坐了下来。


「等一下,我去给你拿吃的东西。」凌佳说完开始给寒风不断的往桌子上端东西。


寒风则坐在椅子上看着忙碌中的她,他最喜欢看成熟的女人身体,尤其是在自然的运动中,现在凌佳的身体就
在自然的运动,丰满的臀随着双腿的运动而一凸一凹的动着,纤细的腰则掌握着她下身的运动方向,最让寒风喜欢
的当然是凌佳那让人爱不释手的双乳,丰满的双乳上下的轻微震动着。


看着凌佳的身体寒风几乎忘记了饥饿,寒风是个好色之人,他认为男人如果没有一个好女人照顾那这个男人就
是个失败的男人,这个世界上的人无非是由男人同女人组成,因此你有了一个女人就有了世界的另一半。


很快饭菜就摆好了,寒风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凌佳则坐在她的身边看着他的吃相发笑。


「你怎么不吃呢?」寒风咽下了口里的食物问。


「我啊,想吃你。」凌佳笑着说,眉宇之间释放出的信息告诉寒风她想要作什么。


「好啊,来吃吧。」寒风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他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伸手拉开了裤子的拉练,又黑又粗又长的
肉棒从裤子里弹了出来,红黑的龟头上还有一颗小痔。


「呵呵……」凌佳立刻蹲下了身体,双手抓住雄伟的肉棒上下的套弄起来,寒风好象什么也发生一样还在吃着
东西。


「我要吃了。」凌佳伸出小巧的舌头在寒风的龟头上轻轻的舔了起来,寒风虽然故意分开心思吃东西,但是那
份细腻的痒痒的感觉还是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下体。


凌佳的舌头顺着肉棒上突起的血管移到了寒风的两颗肉球上,她先是亲吻了一下那两颗肉球,然后张开了嘴唇
将其中的一颗含入了口中,像含着一块糖一样开始轻轻的吮吸起来。


寒风被这强烈的刺激弄的哆嗦一下,他放下了手里的碗然后擦了擦嘴,看着凌佳在那里贪婪的吮吸着他的肉球,
凌佳用小指的指甲轻轻的刮着她肉棒上的那条肉线。她的唾液腺分泌出了更多的唾液将口里的肉球完全的包围。


「咕………」她咽下了口里的唾液后吐出了肉球,又把另一颗含在了口中。


「佳佳,你的技术进步了。」寒风摸着她光滑的头发说。


凌佳吐出了他的肉球,用充满诱惑的目光望着寒风,「技术在好不也是用在你身上吗?」


「哈哈………」寒风笑了。


凌佳张口将寒风的整条肉棒含入了口中,双唇紧紧的夹住了他的肉棒根部用力的吮吸着,仿佛要把它吞入一样。


寒风一弯上身,手掀开了凌佳的上衣,凌佳丰满的乳房映入了他的眼帘,他立刻双手用力的揉搓着。


「讨厌,那么急做什么?」凌佳说完又把寒风的龟头含了进去。


「怕什么。反正不会弄破。」寒风一边说着双手开始加大了力度。


凌佳的头被寒风的上身压住,所以只能小幅度的上下套弄,于是她开始充分发挥她舌头上的功力,柔软温热的
小舌在寒风的肉棒上前后所有的徘徊起来,不知疲倦的舔着。


寒风直起了上身,然后双手按在了凌佳的头上,下身微微的抬起用力的将龟头顶在了她的喉咙深处。


凌佳知道这是寒风高潮的前兆,她的舌头紧紧的顶在龟头上的尿眼上,左手随着头部的运动而上下的套弄着肉
棒,右手则在他的肉球上轻轻的挑逗,还不时地扯下几根体毛来。


「啊……好舒服…………」寒风说着加快了肉棒在凌佳口中抽动的速度,粗大的肉棒偶尔会刮到牙齿上,但是
微微的疼痛更增强了他的快感。


「嗯………嗯……………」被粗大的肉棒顶在喉咙深处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受的,龟头刺激着她喉咙的敏感部位
弄的凌佳差点吐了出来,但是她还是忍住了。


「啊…………」随着快感的升华,寒风大叫一声,浓浓的热热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凌佳的口里。


凌佳则用力的用舌头顶在寒风的尿眼上来减小精液喷出时候的力道,但是尽管这样她还是被浓浓的精液呛出了
眼泪。


射精后的寒风靠在椅子上,肉棒依然挺立着,凌佳则继续舔着肉棒上面的精液给寒风做清理工作。


寒风忽然感觉头有点晕,「不可能啊,平时做几个小时都不会晕,怎么今天才射就这样子了。」他一边揉着自
己的太阳穴一边想。


「怎么了?头晕吗?」凌佳站了用舌头舔了舔嘴角上的精液说。


「你怎么知道?」寒风问。


「因为我在你的饭里下了慢性迷药。」凌佳平静的说。


「为什么?」寒风冷静的说,多年来的杀手生活已经使他养成了遇变不惊的习惯。


「因为我们。」门开了,从外面进来了几个人,前面是两个男的,穿的很普通,后面的人则都穿着制服,每人
手里都拿着一把手枪。


「我们是警察,你因为涉嫌谋杀多人我们现在要拘捕你。」一个带眼睛的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在寒风眼
前一晃。


寒风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他没有看清纸上写的是什么。


「佳佳你为什么要出卖我?」寒风问。


「我知道一个月前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没有想到同我睡在一起的人居然是个杀手,我不想自己整天提心吊胆
的生活。」凌佳说,她有些激动。


「就是这样吗?我不同你讲还不是怕你受牵连,而你只是害怕提心吊胆就出卖我。」


「风,不要怪我,警察说如果我不出卖你,黑白两道都会找我的麻烦,所以……」她低下了偷。


「哼,这一年来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最清楚,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出卖我。」


寒风说着用力的咬了一下舌头,疼痛使他保持了暂时的清醒。


「凌小姐,不要同他废话了。寒风,我们调查你不是一天两天了,即使我们不抓你你也会被黑道的人追杀,你
还是乖乖的跟我们走吧。」另一个男人说。


「要抓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来,何必下毒呢?」寒风狠狠的说。


「不好意思,你的能力我们很清楚,而且太强的迷药你可能感觉出来,所以我们只有买通你的情人给你下点慢
性的了。」眼镜警察说。


「凌佳我真是看错你了。」寒风说。


「你放心,她现在已经是我们的污点证人,不用你担心。去把他铐上。」


两个穿制服的警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帮助寒风把裤子扎好,另一个则在拿出了手铐。寒风知道现在是无法反
抗了,于是他意识一松,人便晕了过去。


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一辆警车上了,两旁坐着四个穿制服的警察,他没有看见凌嘉。


「这么块就醒了?」其中一个警察小声的同另一个人说。


「你新来的,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有名的杀手,当然不一样了。」


寒风双手被反铐在了椅子后面,后面就是车窗上面是铁丝网,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双手在铁丝网上用力的
扣。


外面有下雨了,「扑……………」寒风用尽全身的力气放了一个又臭又长的屁。


「啊?臭死了。」屁声还没有落,坐在两边的两个警察就捂着鼻子站了起来做到了寒风的对面同拿两警察挤在
一起坐了下来,由于警车的车窗是紧闭的,在加上人们呼吸出来的味道所以这个屁格外的臭就在坐在他身边的两个
警察起身的瞬间,一小截铁丝被寒风拉了下来。


「这家伙是人吗?放这么臭的屁。」一个警察说。


忽然间汽车一个紧急刹车停了下来。


「怎么了?」一个警察敲打着前面的车窗问司机。


司机在前面比画几下。


「可能前面出什么事情了。」他回头对三位同事说。


就在他们注意力分散的时候,寒风猛的从背后抽出了双手,还没有等对面的三个警察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情,寒
风的两只手已经掐在了了两个警察的脖子上,他大拇指轻轻一动,两个警察哼都没有哼就倒了下去。


「啊?」问司机事情的警察立刻将枪对准了寒风,寒风枪步上前双手一扭他的手腕,枪对着另一个警察开火了,
就在警察惊讶自己打中同事的时候,寒风双手在他的脖子上的软组织处用力的一击,最后一名警察也倒了下去。


一切都太快了,当前面开车的警车回头看的时候寒风早已经踢开了车门从车上跳了下去。


寒风在落地后滚了几滚,然后站了起来,跑入了路旁边的一个巷子中,此时他什么也不顾了一直在巷子中猛跑,
也不知道到底跑了多少条巷子,跑了多少时间,总之一直到他没有力气为止。精辟力尽的靠着一个垃圾筒上喘着粗
气,然后晕了过去。


下了一晚上的雨,寒风就在垃圾筒的庇护下睡了一晚上,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温暖的阳光
照在他的身上,可是他却一点也不觉的温暖。


他忽然苦笑一下,自己一直坚持没有女人照顾的男人不是男人,可是被女人出卖的男人呢?是不是连做男人的
资格都没了呢?旁边的水坑照出了他的样子,他仔细一看,英俊的脸上多出了一分憔悴,经过一晚上,他的胡子都
长出来了。


「年轻人,要占卜吗?」一个声音从寒风的身边传来,他吓了一跳,以他的身手有人靠近的话他绝对会发现的,
可是自己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自己居然没有发觉。


「放心,不收你钱的。」老人说。


寒风仔细的大量着眼前的老人,他穿着一件打满补丁黑色的长袍,里面穿什么看不清楚,但是老人却没有穿鞋,
花白的头发与眉毛混杂在一起,不是很大的眼睛却显的十分的精神,眉宇之间透着高贵的气质。


「要怎么算呢?」寒风问。


「把你的手给我看一下。」老人的话让人无法拒绝,寒风不由自主的伸出了左手。


就在老人的手抓住寒风手的瞬间,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寒风的手上发出,寒风闭上了眼睛,而边是嗡嗡的响声。


「你要做什么?」应寒风大声的喊,但是周围的响声却盖过了他的喊声。响声越来越大,双手的光越来越刺眼,
即使闭着眼睛,但是他的视网膜仍然感觉道了其中的刺激。


两股热流从寒风的左右手输入,沿着胳膊向全身蔓延,寒风只觉得整个身体马上要暴烈了一样,他的冷静,他
的经验以及矫健的身手此时已经完全派不上用场,只有任人宰割。


不知过了多久,寒风耳边的响声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风声以及鸟儿的鸣叫。他睁开了眼睛,奇怪
的老人已经消失不见,眼前是绿油油的一片,有树,有草,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和谐。清风拂过他的脸那种感觉就
像是美女用柔软的手在按摩一样。想到女人寒风就一阵心痛,没有想到自己一直认为对自己最为忠诚的人最后还是
出卖了自己。


「呼……………」寒风长出了一口气,仿佛要将心中的郁闷完全释放一样,他又用力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
这中在青山绿树中的感觉真是惬意。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沐浴在威风中的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事情,明明昨天还在x市,怎么一眨眼就
来到这里,还有偶那个奇怪的老人是谁。寒风用迷茫的目光看了看四周。


「呼…………」一阵风吹衣服的声音从空中传来,他立刻仰起了头,随即人就呆住了,因为他看见了很多人一
生也无法看见的景象,四个穿着黄色长衫的绝美女子抗着一顶轿子从天而降。


「难道世界上真有神仙?」寒风喃喃道。


四个女子已经从空中落到了寒风的近前,寒风才发现,四个女子长的是一个模样一样的清新脱俗,不同的是四
个女子胸前的绣花不同。


「张天师座下——玫瑰。」


「牡丹。」


「月季。」


「雪梅。」


「恭迎居士。」四人放下了轿子一起说。


寒风回头看了看,后面没有别人,「你们说的是我吗?」他说。


「是的,请居士上轿,家师等待已久。」玫瑰说着同牡丹一起把轿子一斜,然后聊起了轿子前面的帘子。


月季同雪梅则走上前来扶着寒风上了轿子,然后两人同前面的两人一起将轿子抬了起来然后四人八只脚轻轻的
一点地面,四人抬着寒风飞上了空中。


在轿中,寒风的大脑飞快的运转着,但是他想了好久还是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四名绝美的女子带着寒风平稳的飞行在苍松翠柏之间,速度不快也不慢,寒风正好有机会看一下周围的景色。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工夫,轿子开始飞上一坐宏伟的山峰,寒风仔细的看了一下,原来周围有四坐同样的山峰,
而在四座山峰的包围下则是一座主峰,主峰上面隐约的可以看见几座庙宇,而且还有阵阵的钟声传来,给人一钟神
圣不可侵犯的感觉。主峰同前面的几座山峰之间只有几根粗大的铁链连接,再下面就是无底深渊。


四名女子就这样带着寒风飞过了飞过了深渊直奔主峰飞去。


**********************************************************************


二、谈古今天师意授艺接重任娇娘荐枕席


寒风坐着轿子一直飞到了主峰,当四女把轿子放下的时候他才将心放在了肚子里面。


「居士,天师已经在后面等候多时了,恕我们不能远送。」牡丹指着不远处的石阶说。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寒风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了,只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望了望蜿蜒延伸的石阶然
后迈步走了上去。才踏上台阶,他就觉得头一阵的眩晕,眼前的景物有点模糊,他立刻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然后
继续前进。


经过昨天的变故,以及刚才飞天的经历,寒风的身体就是再强壮也无法抵抗疲劳,但是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继
续向上走。台阶两旁是绿草,不时有几只兔子在草丛里面跳来跳去,还有的盯着寒风一动不动。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连动物都不怕人吗?」寒风想。


「嗷……………」一声响亮的叫声打破了寒风的思绪,一只斑斓猛虎挡住了去路,但它并没有进攻寒风,只是
盯着他看,寒风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越来越沉重了,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向上走去。才被一个奇怪的老人带到了一个奇
怪的地方,紧接着又是四个会飞的女子把自己带到这里,这么奇怪的事情都已经见过了,一只老虎拦路虽然有点恐
怖,但是寒风已经不感到奇怪了。


寒风慢慢的从老虎的身边走了过去,老虎没有动,寒风就这样一直向上走,直到走的没有丝毫力气了他看见一
个凉亭,一个老人坐在亭子中的石凳上,他身前的石桌上放着一个晶莹的瓶子,还有两个杯子。老人穿着蓝色的道
袍,后背上绣着一个金色的八卦,头上带着一顶黄色的道冠,道冠上还有一块绿色的玉石。


「居士,一路辛苦了。」老人站了起来转身对寒风说。


寒风这才看清楚了老人的样子,一张消瘦的脸但是却十分有精神,小小的眼睛,大大的鼻子,下巴上是几缕花
白的胡须,但是老人的身上却散发着非凡的气势,寒风不由的退了一步,然后才走进了亭子坐了下来。


「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你是不是那个把我带来的人。」寒风一口气问了很多的问
题。


「哈哈哈,居士不要着急,先喝杯水酒,贫道自会给你讲明一切。」老人说着给寒风倒了一杯酒。


寒风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接过了酒杯,在老人的注视下他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光。酒入口后极其辛辣,但是很快
辛辣之味全无,变得芬芳无比,咽下去后一股暖流从腹中升起,然后延着寒风的七经八脉传到了全身,将他的倦意
一扫而光。


「这是什么酒?」寒风说,他的脸上又恢复了昔日的光彩。


「此酒是贫道自己酿造的,还没有起名字,居士喜欢请多喝几杯好了。」他站了起来又给寒风倒了一杯,然后
坐下,左手摸了摸胡须说:「这里是江西信州龙虎山,贫道就是这里的嗣汉天师。」


「怎么现在还有天师这样的职位吗?」寒风问。


「居士,这里是大宋朝。」张天师平静的说。


「什么?宋朝?」寒风睁大了眼睛问,但是很快他就平静下来了。


「居士果然非平凡之人,这么快就可以镇定自如。不错,现在是宋朝,当朝天子是神宗的九弟,端王。」


「端王?原来是徽宗。」寒风利用自己的历史知识找到了答案,「天师,为什么把我从未来带到这里?」


「居士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讲来。」张天师把自己酒杯中的酒喝光后说:「20年前,仁宗皇帝派洪太尉洪信
找我去京师做法为一方居民消灾求福,可是洪信到了我这里后,自恃高官,硬闯禁地,而且还将镇压在本山中的1
09位魔星放走。现在经过了20年,魔星已经转世投胎到各地,贫道同几位师兄辗转各地终于查清楚108颗魔
星的投生地点。」


「那么找我有什么用?我一不会法术,二不会功夫,只会一些三脚猫的把戏而已。难道叫我去捉他们回来吗?」
寒风说


「不,居士听我把话讲完,现在那108星中只有三十六天罡星中有部分托世,另外的七十二地煞还没有,还
有那第109星仍然没有下落。」张天师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我们请居士来到这里就是要给这三十六天罡『转性
‘。」


「『转性‘是什么?」寒风问。


「天罡星有好有坏,如果可以将邪恶之星的魔性吸取,那么它就会是一颗善良之星,世间多些善良之星绝对是
百姓之福。」张天师说。


「这为什么要我去做?找个法力高强的道士或请求神明帮助不就可以了。」


寒风不解的问。


「居士言重了,所谓的神只不过是百姓的传说而已,神就是魔,魔就是神,神有了魔心就是魔,魔有了善心,
有了仁心就是神。我同师兄们经过这20多年的琢磨才发现,适合去做转性重任的人必须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
之人,而且不受五行限制。」


「魔星也是极阴之物,平凡之人都是先天阴阳调和之身,当魔星现出真身之时,强大的力量会注入人的体内,
阴气会增加直至身体爆裂而死,居士是先天的纯阴之人,所以不会受到极阴之星的影响,而且居士名字中有个风字,
风无形无相,不在五行中,也就不受五行法术的限制。」


「我有那么厉害吗?」寒风说。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魔星的魔性被吸收后会在居士的体内存放一定时间,然后才可以放入特制的器具中,平
常人的身体阴阳平衡根本无法承受这极阴的力量。」张天师说。


「那干脆就不要管了,让魔星生存就可以了。」寒风说。


「居士有所不知,魔星开始的时候会同平常百姓一样,没有法力,但是到了后期随着吸入人的欲念,随着贪念
的增多他们的力量也就会增强,到时候人间就是地狱,地狱就是人间啊。」张天使严肃的说。


「不可能,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怎么会有我所存在的未来呢?」寒风说。


「居士所存在的未来只是众多未来的一个分支而已,而在另一个未来,人们受尽苦难,而我所在的这个朝代就
是未来的一个转折之地。」张天师说着挥舞一下手里的拂尘。


寒风想了想当前的形势,即使自己回到了未来也是黑白两道的目标,「我可以帮这个忙,不过如果成功的话我
可以回到我的时代吗?」寒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当然可以,而且我们会将居士送回你发生事情之前的时间。」张天师笑着说。


「好,就这么说定了,不过我现在什么法术都不会怎么去转性?」寒风问。


「居士放心,我这里有一套剑法同法术,明天就传给居士。」张天师说。


「好,不过如果转性一事情失败了该如何?」寒风问。


「如果真是失败的话也是注定的,我们别无它法,居士一路辛苦,请先去休息吧。」张天师说。


寒风点了点头。


「玫瑰,从此以后你就负责照顾居士。」张天师说。


一道红色的影子突然出现在寒风面前,正是带寒风来这里的四女中的玫瑰。


「是,居士请跟我来。」玫瑰带着寒风向山下走去。


转眼间,来到了前面的道观前,应天抬头望去,道观的大门正上方悬挂着一块匾,上写三个大字「上清观」,
门前是石台阶,台阶的两旁长满了苍松翠柏,两旁的树都是倾斜的,所以树梢顶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
还没有走上台阶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清凉。台阶前是一块宽敞的平地,周围是各种各样的神像,每一个雕像都是栩
栩如生。


「居士,请!」玫瑰将寒风让了进去,一进去寒风才发现道观要比他想象中大的多,正中间是大殿,旁边还有
很多的厢房,在院子的中间是一个异常巨大的青铜香炉,袅袅青烟徐徐升起。不断有道士穿梭在各个房间之间。


「这里没有人来进香吗?」寒风问。


「进香的人都在山下的另一个道观中,这里只有特殊的人才可以进来。」玫瑰说。


「也是啊,如果不是特殊的人怎么可能走过那么深的悬崖呢。」寒风轻声的说。


「居士,这里请。」玫瑰带着他走到了左面的厢房。


走入了房间后,寒风发现里面很清凉,同外面的酷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仙姑,我可以问个问题吗?」寒风问。


「啊?居士请不要这样称呼,你是家师的贵客,叫我玫瑰就可以了,居士有话请说。」玫瑰说话间红霞飞上了
双颊。


「为什么这里那么的凉爽?有空调不成?」寒风问完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相当愚蠢的问题,已经是在古代了怎
么可能有空调呢。


「这间房间是龙虎山所有阴气的聚合地,是家师吩咐为居士准备的。」玫瑰说。


「原来如此。」寒风说。


「居士还有什么吩咐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去准备饭菜。」玫瑰问。


「那就有劳玫瑰小姐了。」寒风也文绉绉的说。


玫瑰笑了一下,然后走出了房间,并关上了门,寒风看见玫瑰出去后,立刻把身上又脏又乱的衣服脱下,然后
把皮鞋甩在了地下,自己则跳上了床,然后把衣服扔到了椅子上。


「当啷……」当衣服落在椅子上的时候,一个金色的东西从衣服里面落了出来,是一块黄金怀表,上面镶满了
宝石。


寒风捡起了表,然后打开盖子,凌佳的照片就在盖子的背面,一想起凌佳,寒风就感觉到一阵的心痛,他将凌
佳的照片扯了下来,然后用力的揉烂,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当寒风再次躺下来的时候,感觉到一股清凉无比的气从背部升起,然后在全身内流动,凉气所到之处好象是有
人在用羽毛在皮肤上划过一样,在这种快感的包围下,寒风慢慢的睡着了。


一阵饭菜的香气将寒风从梦里带了回来,他睁开眼睛一看,发现饭菜已经在桌子上了,还冒着热气,寒风立刻
走下了床,鞋都没有穿就坐在了桌子旁边,然后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一阵风卷残云后,寒风打着嗝儿放下了手
里的碗筷。


门开了,伴随着一阵香风的吹入,一身浅红色衣服的玫瑰走了进来,薄薄的衣服将她的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
寒风的眼睛都直了,来的时候,由于紧张以及疲劳,还有好奇心,寒风根本没有时间仔细的端详眼前的几位美女,
直到现在酒足饭饱之后,寒风才看清楚了玫瑰的真面目。


一双美艳绝伦的眼睛,弯如新月的眉毛,白里透红的皮肤,高耸的胸脯,寒风的眼睛盯着玫瑰的身体眨都不眨,
他生怕眨眼的时候会错过什么一样。


「要是在我那时候,她绝对可以当选世界小姐。」寒风想。


「居士,家师吩咐照顾居士上床休息。」玫瑰说完便走到了寒风的身边。


呼吸着玫瑰身上的体香,寒风的肉棒经过一阵沉迷后终于苏醒了,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情的时候,玫瑰已
经将寒风的衣服又脱了下来,然后扶着寒风坐在了床上。


寒风的心里异常的兴奋,手心渗出了汗,玫瑰站在寒风的前面,然后解开了系在腰间的丝带,衣服顺着她的身
体滑了下来,几乎完美的身体一览无遗。


「玫瑰,这…………」寒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是家师的命令。我………」玫瑰坐到了寒风的腿上,然后拉起了寒风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光滑,柔软的乳房让寒风摸上去就不想松开了,他双手将玫瑰抱住,充满激情的舌头伸入了玫瑰的小嘴中,肆
意的搅动着,双手的手指夹着粉红色的乳头来回的揉捏着。


寒风的舌头被玫瑰的红唇夹住,充满香甜的口水流到了他的口中,然后在他的舌头上同他的口水融为一体。


寒风慢慢的松开了嘴唇,一条透明的丝线成为他们之间唯一的连接物,玫瑰微微的闭上眼睛,双手不知道该放
在哪里好。寒风将玫瑰放在床上,然后轻轻的压在她的身体上,双手的手咒支撑在床上,以此来减轻对玫瑰的压力。


「玫瑰,你不后悔吗?」寒风轻轻的说。


玫瑰双手放在眼睛上,左右的摇晃着头。


寒风笑了笑,然后伸出舌头,舔上了玫瑰的乳头,口水顺着乳头同舌尖的交叉点流了下来,微风吹过玫瑰的身
体上出现了细小的疙瘩。


「咦?」寒风惊奇的发现,在玫瑰的右面的乳头下方,有一个红色的玫瑰形状的图象,开始的时候还不是很明
显,后来随着寒风不断的刺激玫瑰,玫瑰的乳头变得坚硬起来,那个纹身也变得明显了。


「好漂亮。」寒风看着纹身说。


「这……这是在我们四姐妹出生时候,家师替我们纹上去的。」玫瑰害羞的说。


寒风张口将玫瑰的右乳头连同纹身一起含在了口中,舌头不断的舔着,品尝着这极品的皮肤。


玫瑰的手轻轻的按在寒风的头上,身体左右的摇动着,双腿也一紧一松的,这细微的动作都被寒风看在了眼中,
他恋恋不舍的松开了玫瑰的乳头,然后来到了她的芳草之处。


寒风没有想到,玫瑰的阴户也是如此的白皙,毫无瑕疵,不像凌佳那样,虽然人长的可以,但是阴户却是黑黑
的,所以寒风从来没有给她口交过,今天看到了这样的美穴,寒风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液,然后双手轻轻的分开两片
微厚但是白皙的贝肉,露出了芬红色的小红豆。


充满诱惑的气味不断从玫瑰的小穴中发出,寒风张口含住了那颗渐渐变硬的红豆用力的吮吸起来。


「嗯………嗯………」一直忍着不出声音的玫瑰终于受不了那前所未有的刺激,大声的呻吟起来,双腿紧紧的
夹住寒风的头,想要阻止他继续动作,但是她的身体却向下用力的挺着,仿佛要将寒风纳入她的穴中一样。这极其
有趣的动作寒风来说无疑是催化剂一般,他更加卖力了,舌头伸人了玫瑰狭窄的小穴中旋转起来,但是当他的舌头
遇到了一层肉膜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你是处子之身?」寒风问。


「嗯!」玫瑰点了点头。


寒风爱怜的在玫瑰的嘴唇上吻了一下,然后拿出了肉棒,粗大的肉棒上面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寒风将红红的
龟头顶在了玫瑰的红豆上,沾了一点从小穴中流出来的液体,然后用力的顶了进去,那层处女的象征在强大的进攻
下显得是那么的弱小,玫瑰还没有感到疼痛,血已经从里面流了出来。


「啊……………」玫瑰大声的叫了起来,寒风立刻将嘴吻住了她的嘴,玫瑰的舌头用力的在寒风的嘴里搅动,
双手用力的扣着寒风结实的后背。


寒风知道如果现在放慢速度的话,玫瑰受的罪会更大,于是他开始用力的抽动起来,粗大的龟头在处女的阴道
中肆意的前进后退。狭窄的阴道将寒风的龟头夹得紧紧的,每一次抽插都带来了极大的快感。


玫瑰此时可是丝毫没有快感,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即将被撕裂一样,她只有用力的抓住寒风的身体来缓解一下
疼痛。


随着寒风速度的加快,不一会玫瑰就苦尽甘来了,她的身体开始随着寒风肉棒的频率而轻轻的移动,丰满的乳
房也随着一动一动的。


寒风伸出手用力的抚摩那双丰满的乳房,手指不停的在玫瑰的乳晕上划过。


粗大的肉棒则不断的在狭长的阴道中划过。


「啊……啊…………啊……………」玫瑰终于开始呻吟了,这证明她已经知道了做女人的真正好处在哪里,寒
风满意的笑了,他更加努力的抽动着。


时间过的很快,寒风已经抽了几千次,急速的摩擦使他的快感剧增,而玫瑰的阴道也可开始没有节奏的收缩。


「啊…………………」随着寒风用力的将龟头顶入玫瑰的花心,玫瑰到达了快感的顶峰,在玫瑰阴道抽缩的刺
激下,寒风的肉棒将浓浓的热热的精液送入了玫瑰的子宫。


「呼………」寒风松了一口气,然后同气喘吁吁的玫瑰抱在一起。


***********************************


三、天师解惑艺成下山;四花侍主云雨缠绵


清晨的阳光洒在龙虎山上,绿树,青草,房屋甚至是人都披上了金黄色的衣服,寒风此时站在龙虎山主峰的最
高点,鸟瞰着山下的景色。他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将手里已经破烂不堪的木剑扔下了山崖。


「公子!家师有请!」玫瑰甜美的声音传到寒风的耳朵里,他一回身,发现玫瑰已经站在他后面了,手里拿着
一件黑色的披风。


「哦?这么早啊。」寒风看了看手表,才六点钟而已。「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不清楚,公子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玫瑰说着将披风披在寒风的身上。


寒风把左手搭在玫瑰的肩上,右手摸着她的嘴唇:「今天应该轮到你了吧。


不要跑哦。」


玫瑰脸一红,然后低下了头。


寒风低头在玫瑰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直起了身子,「走吧,去看看天师有什么事情。」


「是…!」玫瑰乖巧的答应了一声。


清晨的道观里四处都是香烟,一些道士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在讨论着什么,还有几个年长的道士在打扫着院子,
他们看见寒风同玫瑰走了进来一起行礼。


寒风点头示意,然后走进了大殿,大殿的正中间供奉着三位天神的神像,正中间的是一个白色的雕像,脚踏翔
云,手拿拂尘。旁边的两尊是则看上去年纪要大一些,寒风知道正中间的是原始天尊,左面的有白色胡子的是太上
老君,右面的则是灵宝道君。


张天师正在给三位天神上香,寒风站在他的后面一直等到他上完香坐了下来才走上前。


「玫瑰,你先出去!按照吩咐你的去做吧。」张天师说。


「是,师傅!」玫瑰恭敬的退了出去。


「天师,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寒风问。


「居士,昨天我得到了消息,108星中的36天罡已经有大部分归位了,现在是居士出马的时候了。」张天
师说。


「终于到时候了,我早就准备好了。」寒风兴奋说。


「居士真非凡人,在这一个月中不仅将贫道所授的剑法融会贯通,更是将玄门中的召唤术练的炉火纯青。」张
天师说。


「天师过奖了,我还是有些事情想问。」寒风说。


「居士请问。」


「天师所传的剑法为什么进攻的招数只有几招?还有为什么每天晚上都安排四位姐姐来陪我?」寒风问。


「哈哈,我就想到居士有此一问,我所传的剑法名字叫做竖道,它其实并不是用来攻击的,而是用来保护自己
的,大凡天下间的剑法不是用轻盈快速来进攻就是以力大沉稳来进攻,但是它们的目的无非是击中敌人,但是在吉
中敌人的时候也就是自己破绽暴露的时候,所以说如果着急攻击的话避免不了会暴露自己的弱点,这就是竖道的用
意所在,如果必要时候需要进攻的话,居士应该发现竖道的最后几招正是用来进攻的,因此竖道最后十招又叫做灭
道。」


「果然厉害。」寒风说,「那么为什么要四位姐姐来……」


「居士不必着急,玫瑰,牡丹,月季,雪梅四人都是自愿的,我没有为难她们。道家讲究男女双修,这一点在
佛家中也有,而且居士在你那个时代身边美女如云,如果到了这里因为这个原因而影响居士的情绪,这可直接关系
到除魔大业啊。」张天师笑着说。


寒风点了点头,虽然张天师说的有道理,但是他还是感觉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一样。


张天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黄色的卷轴,「居士,这上面记载了108魔星的情况,以及现在他们的名字,请
收好。」


寒风接了过来,张天师又拿出一个木匣,「这是居士的兵器。」


「吟…………」寒风一打开木匣,一阵兵器交鸣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寒风把从里面拿出了一把剑,剑身不
是很长,绿色的剑鞘,错金的护手,剑还没有出鞘,但是房间内已经充满了剑气。


「好剑!」寒风说。


「这把剑是我的一位朋友送给我的,相传是用玄铁打造而成,又在北方极冷之地埋藏了数年方才取出,但是现
在还没有名字,我看就用居士的名字来给它起个名字吧。」张天师摸着胡须说。


「哦?」寒风想了想,「那我就叫它『寒‘。」寒风说完把剑同卷轴放在了一起。


 「好名字,既同居士有关联又可体现出剑的特点。」张天师点点头又说,「居士这次下山,我会让玫瑰等人
在暗中保护你的。」


「好,那么我今天晚上就下山。」寒风说。


「为什么要晚上?」张天师问。


「我……我想再同四位姐姐多呆上一段时间。」寒风说。


「哈哈哈哈,当然可以……」张天师笑了。


寒风回到了自己的房中,发现玫瑰,牡丹,月季同雪梅已经在房间内了。


「公子!」四人一齐说。


「原来都在这里啊,太好了,我正担心找不到你们呢。」寒风说着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叹了一声
气。


「哎!还没有同你们玩够呢,就要上路了。」


「公子,师傅已经吩咐我们在暗中保护你,你就放心吧。」四人中最活泼的雪梅抢着说。


寒风看着眼前四个美貌如花的女子,短短的一个月,四人的处子之身都给了他,她们给他带来的不只是心理上
的安慰,还有心灵上的一点慰藉。玫瑰温柔可人,牡丹丰姿照人,月季动静借宜,雪梅伶俐活泼,最为可贵的是四
个人心地善良,而且善解人意。


「公子,你什么时候出发?」月季问。


「今天晚上七点左右吧。」寒风说。


「七点?」四女一齐望着寒风。


「哦,太阳落山就走。」寒风说。


「为什么啊,晚上走的话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啊。」牡丹问。


「我想再和你们多呆一会啊。」寒风笑着说。


四女同时低下了头,脸上挂着会心的微笑。自从她们将处子之身交给寒风后便体验了以前从来没有的快感,寒
风将现代的性爱技巧全部用在了她们身上。


寒风看四女都不做声,他一拉玫瑰的手,玫瑰轻盈的身体投入了他的怀抱,然后吻上了玫瑰的香唇,玫瑰挣扎
着摆脱了寒风的唇。


「公子。不要……这里…………」玫瑰语无伦次的说。


寒风明白,因为其他三女还在,虽然四人早已经将处子之身交给了他,但是从来没有四人一起同寒风做爱,但
是寒风就想感觉一下五个人一起的滋味。


寒风又吻住了玫瑰的唇,任凭她怎么挣扎也不松开,他伸手拉出了已经勃起的肉棒,然后左手拉过了月季,右
手拉过了雪梅,双手用力的将她们按到自己的身下。


月季明白寒风要她作什么,她迟疑了片刻,然后抓住寒风的肉棒轻轻的上下套弄起来,雪梅的双手则轻轻的把
玩他的两颗肉球。


寒风满意的松开手,然后又拉过了牡丹,左手隔着衣服揉搓着牡丹比较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掀开了玫瑰的
裙子,在她的腿上抚摩着。


月季套弄了片刻后,伸出舌头开始在寒风的龟头上轻轻的舔了起来,灵巧的舌头上下翻飞,左右纵横全面的舔
着,过了一会她停止了动作把寒风的龟头推到了雪梅的嘴边,雪梅立刻极力的张大口将粗大的龟头含在嘴中,可是
她的嘴实在是小,只能含入半个龟头,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用力的吮吸着。


寒风吞咽着玫瑰的香津,此时的玫瑰已经完全沉醉在寒风的激情中,她的衣服早已经在寒风以及牡丹两人的努
力下被扒了下来,寒风离开了玫瑰的嘴唇又来到了牡丹的唇上,牡丹左手紧紧的抱着寒风,右手被寒风抓住在玫瑰
尖挺的乳房上揉来揉去,第一次这么全面的接触到女人的乳房,牡丹闭上眼睛贪婪的享受着这细腻的感觉。


寒风双手各自抓住牡丹同玫瑰的乳房十个手指轮番进攻两颗粉红的乳头,身下的月季正在用湿湿的舌头舔着他
的肉球,雪梅也努力的吮吸着寒风的肉棒,只是她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吮吸了,而是不时的用牙齿轻轻的咬。两双柔
软的手紧紧的抱住寒风的腿。


牡丹的乳头上挂满了寒风的口水,但是他还没有放过它的意思,仍旧吮吸着另一颗乳头,直到两个乳头都被他
吸的胀了起来才放过她而将目标转到了玫瑰的乳房上,寒风的手早就伸到了二女的阴户上,手指在两个不同的密穴
中滑动着。


寒风拉出了手指,上面沾满了玫瑰同牡丹的液体,他将手指上的液体涂在两人的乳头上,然后又轮流的吮吸儿
女的乳头。


「嗯…………公子……………」牡丹终于忍不住了呻吟起来,她的手更加用力的捏着玫瑰的乳房。


「牡丹……不……不要再捏了……我…………」玫瑰哀求道。


「呵呵,你们两个出声了,公子要惩罚她们吗?」雪梅听到了玫瑰同牡丹的呻吟后,立刻将寒风的肉棒从口中
吐出塞入了月季的口中。


「当然要,不过先要惩罚你,谁让你这么快就放弃。」寒风说着将玫瑰同牡丹推到了一边,牡丹立刻紧紧的搂
着玫瑰,接近疯狂的吻着玫瑰的嘴唇,玫瑰无法躲闪只有任由牡丹亲吻。


「月季,把雪梅放在床上。」寒风从月季的口中拉出了肉棒说。


「是,公子。」月季答应了一声,立刻站了起来,双手一挥,一红一黄两道光从她的手中飞出。


「啊…」雪梅一惊,两道光已经缠绕在她的身上,随着月季的双手挥动,两道光好象两把刀一样将雪梅的衣服
绞碎。


雪梅感觉身体一凉,衣服已经成了碎片,月季的双手向上一扬,雪梅的身体被两束光抬了起来,然后放到了床
上。


「月季,你帮助公子一起欺负我。」雪梅说着噘起了小嘴。


寒风看着雪梅的样子,心里高兴的很,他立刻跳上床,吻上了雪梅的嘴唇,双手在她像馒头一样的乳房上轻轻
的揉着。


「嗯………公子………我…………」雪梅松开了寒风的嘴唇,但是却被后来的月季吻住了嘴唇。


月季早已经脱光了衣服趴在雪梅的身边,双手同寒风一起抚摩雪梅的乳房。


寒风分开雪梅的双腿,手指在她的阴户上不断的揉着,雪梅想要叫,可是嘴唇被月季吻着,她只有扭动着身躯,
寒风玩弄着那长着几根黑色绒毛的阴户,肉棒在阴唇上面沾了一些爱液后,用力的插入了紧紧的肉穴中。


这边牡丹趴在玫瑰的双腿间舔着玫瑰香液横流的阴户,玫瑰双手放在牡丹的头上,牡丹的双手则尽力的揉着玫
瑰的乳房。


雪梅的密穴在被寒风的肉棒插了几千下后已经变得又红又肿,密穴中深红色的嫩肉随着寒风的肉棒前后的收缩
着,快感如波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她的手指则插入了月季的穴中用力的搅动着。


月季深出舌头舔着她的耳垂,双手放在雪梅同寒风的身体结合处,手指在她阴蒂上力度适中的揉捏着。


寒风双手用力的揉搓着雪梅的乳房,雪梅的身体不断的向上挺起以配合寒风的插入。


「啊……公子……我……我不行了……」才说完雪梅的肉穴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一股热乎乎的液体将寒风的
肉棒包围。


被快感笼罩的雪梅手指更加用力的在月季的身体内搅动。


寒风拉出了肉棒,然后把月季推到雪梅的身体上,月季立刻开始舔吻起雪梅的全身来。


「啊………牡丹……」玫瑰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销魂,寒风立刻走到了牡丹的身后,牡丹正全身心的舔着玫
瑰的阴户,左手则在自己的肉穴中抽动着,她完全没有留意到寒风已经走到了她的后面。


寒风蹲下了身体,迅速的拉开了牡丹在穴中的手指,然后将肉棒插了进去。


「公子……我还没有准备好……」牡丹呻吟道。


寒风吻了一下牡丹的耳垂,然后将牡丹抱了起来压到了玫瑰的身上,玫瑰才轻松片刻,嘴唇又被牡丹堵住,她
只有紧紧的抱着牡丹的后背。


寒风的肉棒进出于牡丹的肉穴,牡丹是四女中体态最为丰满的一个,身体很有肉感,但是又不发胖,寒风的肉
棒在牡丹的肉穴中舒服的前进后退,牡丹的乳房同玫瑰的乳房顶在一起,四个美丽的乳头被压的陷入了乳腺之中。


「嗯………公子………」牡丹只觉得自己像要飞起来一样,她紧紧的抓住玫瑰,怕自己真飞起来。


玫瑰在牡丹的身下,牡丹把一条腿伸到了玫瑰的双腿之间上下的摩擦着,一丝爱液从玫瑰的穴口流了出来,接
着又被牡丹腿蹭到了阴蒂上,弄的玫瑰整个阴户都是水汪汪的。


「公子……我……我不行了……你去欺负玫瑰好了………」牡丹是四女中最后一个被寒风「开苞」的,她的身
体非常的敏感,再加上事前同玫瑰的一番温存几乎使她要到了高潮,所以寒风的肉棒还没有发挥多大威力的时候她
已经感觉到自己要到极限了。


听了牡丹的话后,寒风将她从玫瑰的身上抱了下来,然后把肉棒拉出,牡丹立刻蹲下了身体,用舌头清理着肉
棒上的液体。


玫瑰半躺在桌子上,双腿分开着,肉穴一览无遗,粉红色的阴蒂上沾着一些液体,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一看见玫瑰的穴寒风就有要口交的欲望,刚才同其他三女在一起的时候,虽然她们的阴户都很美,但是寒风却
丝毫没有口交的念头,他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一看见玫瑰洁白无暇的阴户他的口水就分泌出来了。


寒风分开玫瑰的双腿,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阴蒂,手指拨弄着两瓣如花蕾般的阴唇,这两瓣阴唇极其有弹性,
当寒风松开手的时候,它们立刻合了起来,保护住穴口,只留一条小小的肉缝。寒风仔细的看着玫瑰的阴户,舌头
离开了粉红的阴蒂然后沿着她的肉缝从上往下的舔着,开始是用舌尖,后来用整条舌头大面积的舔了起来。


玫瑰闭着眼睛,寒风的舌头比牡丹的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她想用双腿夹住寒风的头,可是身体早已经不听使
唤了,她只有任由寒风舔着自己的神秘之处。


寒风的肉棒胀到了极限,牡丹尽力的将它整根的含在口中,她想用舌头舔舔寒风的龟头,但是肉棒将她的口塞
的满满的,她只有轻轻的摇晃着头,利用身体的力量使自己的嘴可以摩擦肉棒,来弥补身体的不足。


「玫瑰,我可以吗?」寒风松开恶劣的嘴唇轻声问。


玫瑰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寒风从牡丹的口中拉出了肉棒,轻轻的插入了玫瑰柔软的小穴中,玫瑰的身体微微的
一抖,一丝红晕从她的胸上散开,寒风开始了抽动。


外面阳光依然灿烂,鸟儿依然鸣叫着,龙虎山一片祥和的景象。


四女沉醉在寒风的魅力之中,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当她们清醒的时候发现她们相拥在一起,寒风早已经不知道
去向。


「看来公子已经动身了。」玫瑰说。


「是啊,我们去告诉师傅吧。」月季说,她的手还停留在雪梅的乳房上。


「不用了,我想师傅肯定已经知道了。」牡丹说。


「那我们呢?」雪梅的手则放在玫瑰的腿间。


「看样子也是该我们动身的时候了。」玫瑰说完,双眼放出了精光。


***********************************


四初涉江湖长沙犯险;不自量力阴阳相持


八月份,在南方来说是个可怕的季节,从早晨太阳升起开始,一直到晚上,空中总是有一层朦胧的雾气,太阳
的热量被空中的雾气吸收,人置身其中仿佛置身于蒸笼之中,苦不堪言,就在这中闷热的天气中,农民还是要顶着
烈日在田里耕作,因为他们要吃饭;行人则还是要赶路,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理由。


寒风走在大路上,他不敢抬头,因为空中到处都是明亮的一片,根本无法分清楚哪里是太阳。此时的他正在为
自己逞能一个人走而后悔,他已经在路上走了很多天,总算是从江西走入了湖南的地界。


「没有车,没有飞机,自己的能力又有限,连个指南针都没有。」寒风嘟囔着走在路上,一边走一边看着天师
给他的那张卷轴。这些天来他迷路几次,不过他的运气还算好,总会遇见路人给他指路。


「哈哈,竟然是水浒一百零八将,所谓的109魔星指的就是36天罡同72地煞,但是怎么少了一个。」寒
风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路越来越宽敞起来,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寒风看到不远处有一个茶摊,他走了过去坐了下来然后要了一壶
茶。


「小二,前面是哪里啊,怎么这么多人?」寒风问正在给他到茶的茶博士。


「客官,前面不远就是湘江了,过了湘江就是长沙城的西城门了。」茶博士说。


「原来已经到了长沙了。」寒风说,同时大脑中在想象着中国地图的样子,想象着长沙的位置。然后他打开了
卷轴。


「客官是第一次来吧,三国的关羽以五百人力擒黄忠,这里因而得名。」茶博士有些自豪的说。


「哦?我还以为长沙是因沙子多才得名呢。」寒风看着卷轴说,「山东,山东,还有的走啊。」


「客官要去山东啊,那可远了。」茶博士给寒风的杯子里续了点水。


「是啊。」寒风说,就在这时候,他感觉后背一阵的寒冷,多年来的杀手经验告诉他,他已经被人盯上了。他
借着喝茶的机会查看着周围的情况,发现在他的旁边有两个在喝茶的道士一直盯着他手里的卷轴看,寒风立刻把卷
轴收好放入包裹中。


「结帐。」寒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些钱放在桌子上,然后快步离开了茶摊。


寒风快步向前走,当他走到一个转弯处的时候猛的躲到了路旁的一棵树后。


不一会,在茶篷里的两个道士就匆匆的赶来了,他们在转弯的地方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
么后就又向前走去。


直到看不见两个人为止,寒风才从树后走了出来,「还好,以前有点经验。


他们是跟着我干什么?」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然后同路上的行人一起向着长沙的方向走来。


空气中飘来了一阵阵的潮气,果然如茶博士所说,湘江就在不远的地方。


「啪!」寒风只顾想事情却没有留意到脚下,他一脚踩入了一个水坑之中,他一皱眉,然后抬起了脚,他看着
地面上的水坑,忽然从口袋中拿出了一道黄色的符咒,然后右手一扬,符咒以极快的速度落到了水坑的水上。


「呼……」落在水坑中的符咒立刻燃烧起来。


「他在干什么啊。」过路的人都奇怪的望着寒风。就在大家都奇怪的时候,不是很大的水坑里面的水忽然沸腾
起来,接着水开始迅速的旋转起来,周围的尘土也随着水的旋转而四处飞扬。


「呜……」看热闹的路人立刻用手遮住了口。


就在旋转的水中,两个人头慢慢的从坑里面冒了出来,渐渐的他们的身体也露了出来。


「鬼啊………」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尖叫着跑开了,热闹的路上一下变得冷清起来。


此时两个人已经完全的从坑里面钻了出来,刚才的那个水坑也消失不见了。


「从茶棚就跟着我,我可不认识你们啊!」寒风说。


那两个人正是跟踪寒风的两个道士,他们穿着灰色的道袍,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剑,头上带着圆顶黑帽。


「龙虎山的弟子果然厉害,居然被你发现了。」其中一个有黑色胡子的道士说。


「这么热的天,湘江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路上又这么多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水坑呢。」寒风说,「大家都是
同道中人,有什么事情就说,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见面。」


「少在这里装糊涂,把你手里的洞玄卷轴交出来吧。」黑胡子道士说。


「什么?」寒风一愣。


就在他一愣的时候,站在黑胡子道士旁边的年轻道士猛的向寒风冲了过来,速度非常的快,眨眼之间已经将寒
风的包裹抢了过来。


「师兄,我先走,你拦住他。」年轻道士说着双脚点地,人飞上了路边的树上,然后借着树枝的弹力迅速的向
前飞驰而去,几个起落后已经不见了踪影。


「站住!」寒风立刻想要追,可是黑胡子道士已经拔出剑向他的胸前刺来。


「shit!」寒风骂了一句然后侧身躲开了致命的一剑,但是道士的攻击还没有停止,没有等招式用老立刻
反手一削,剑身横着向寒风的头扫了过来。


寒风的上身顺着剑扫来的方向倒了下去,他以右脚为轴左脚则从反面踢了过来。


「啪……」结实的踢中了道士的头。


寒风看道士倒了下去,立刻向着刚才年轻道士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才跑出几步就感觉身后一股强大的力量涌
来,他回身一看,黑胡子道士飞在空中,然后在空中虚劈了一剑,凌厉的剑气向寒风劈来,剑气过处树木被拦腰截
断。


「呼…………」寒风呼出一口浊气后,阴柔的真气自动的在全身运行。


寒风脚下吐劲,宽广的路面立刻出现了一条深沟,此时剑气已经到了寒风身前,他身形一矮居然从剑气与地面
之间的空隙穿了过去,转眼将冲到了黑胡子道士的身边。


「啊!」才落地的道士没有想到寒风会使出这么奇怪的招式,就在他迟疑的时候寒风左手成掌打在他的小腹上,
阴柔的气劲前入后出,在道士的后背上立刻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冰柱。


黑胡子道士立刻被冻僵了,寒风没有管他而是沿着大路追了下去。


寒风没有想到自己只是修炼一个月多而已,竟然有如此力量,他沿着大路跑了很长时间始终没有年轻道士的踪
影。前面就是湘江了,寒风站在江边向江中心望。


「湘江这么清澈啊,不像长江黄河那样浑浊啊。」寒风想起了电视中长江黄河那浑浊的河水,眼前的湘江却是
清澈的很,宽广的江面上有几条小船在来回的摆渡客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