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坏表弟二 - AV姐姐激情视频
听到更多求饶的。 
  「不要…嗯啊…啊啊…悠勤…哈啊…唔嗯…不要…」
  被东方悠勤直击敏感处的快感,加上被限制发泄的痛苦,已经快让孙玉新的 神智崩溃,夹杂在天堂与地狱的灰色地带,眼神的涣散已经代表灵魂的堕落。 
  「再一下…快了…嗯…啊啊-」
  在孙玉新体内注入大量的热液,多到硬挺与的接合处都滴出不少
  浓稠的乳色液体…
  「悠勤…手…拜托…」
  想扯下东方悠勤的手,却没有力气,大热的热液虽然暖着孙玉新的肉壁,但 被堵的无处可泄的痛苦可还没解决。
  看着孙玉新难受的模样,紧握孙玉新分身的手一放开,便听到孙玉新愉悦的 放声。
  「哈啊──射出来了…哈…好舒服…哈…哈…」
  东方悠勤刚放手,囤积在体内的热液瞬间喷射出来,双脚已经软到一个不行, 好在孙玉新是坐在东方悠勤的大腿上,不然铁定是支撑不住的跪在地上。 
  在如此狂爆的过后,伴随而来的空虚,让东方悠勤楞楞的看着瘫在矮桌上喘 息的孙玉新。
  一想到孙玉新总是趁着他不在的时候跟王昭奇私约,这样的举动,不得不让 东方悠勤怀疑孙玉新喜欢王昭奇的可能性。
  而这样的假设,更是让害怕不能拥有孙玉新的东方悠勤受到莫大的刺激。 
  明明他昨天才以为孙玉新接受他的,怎么才过了一个晚上,那种喜悦就被辙 底粉碎。
  孙玉新跟王昭奇在烧烤店谈笑风生的情景,像是生了根似的死缠着东方悠勤 的思绪。
  「让你爱上我有那么困难吗?」
  将还没恢复体力,全身仍处在发软状态的孙玉新抱在怀里,东方悠勤的声音 听起来像是跌落谷底的灵魂一样,充满着无助与痛苦。
  「…我…」
  东方悠勤眼中的哀伤,是孙玉新曾看过的,那是东方悠勤偶尔会用在他身上 的眼神。
  「算了,我不该勉强你的…如果你喜欢的人是你的大学学长…你就说吧…我 不会死缠着你的…」
  把孙玉新紧紧的抱在怀中,东方悠勤的眼睛根本就没有焦聚,像是喃喃自语 又像发呆,可见东方悠勤在说这句话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似的。
  「你说什么?」
  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东方悠勤,为什么在东方悠勤说要放自己自由时,他会 觉得心好痛?
  「走吧…去找你学长吧…」
  将孙玉新轻放在沙发上,狼狈的起身回到房间。
  「…悠勤…」
  本想伸手抓住东方悠勤却太慢,想赶紧起身追上前,却因为双腿仍然发软而 起不了身。
  耳中传来东方悠勤用力关上门的声音,东方悠勤的自由给的太突然,让孙玉 新完全反应不过来,只能呆坐在沙发上…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为什么他会有害怕的感觉?
  害怕东方悠勤以后都不会再理他?
  害怕东方悠勤以后都不会再看他?
  怎么东方悠勤放他自由他却觉得痛苦?
  先不论他是不是真的会去喜欢王昭奇…
  但是光听到东方悠勤要把他推给别人,他就觉得内心的温度顿时失温! 
  好像一块热铁被突然丢进冰水里一样…
  这个冲击太大了…
  大到他无法思考,不能思考,不知道要怎么思考…
  难道…这一切奇怪的反应,是因为…他已经爱上东方悠勤了?
  背紧靠着房门,仰望天花板的东方悠勤脑中盘璇不去的,仍是孙玉新的身影, 孙玉新的每个笑容,每个模样…
  我真是个笨蛋,明明知道这种方式对待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好结果…
  可是我真的…真的无法控制…控制对玉新哥的需要…
  老天爷啊!为什么要让我爱上玉新哥…
  而且还爱的那么无可救药…
  俊美的脸蛋全埋进手掌中,皱眉的痛苦表情全都只有手掌看的到。
  「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两个人,一样的心思,一样的问题,而答案都是…
  「你不确定你对你表弟的感觉是不是爱?」
  坐在公园的椅子上,看着有点晃神晃神的孙玉新,王昭奇虽然一开始听到孙 玉新的话还不太相信,可是看到孙玉新那令人爱怜的忧郁眼神,便收起内心的惊 讶。
  「我只知道…他高兴我高兴…他生气我生气…如果他是因为我的行为
  生气,就算我没做错什么,一看到他就像小偷遇到警察一样,怕的要死…」 
  「我到觉得重点是…你不排拆他把你压上床…」
  要不是孙玉新觉得自己一个人怎么想也想不出头绪,他才不会对任何说,自 己被表弟〝压″的死死的。
  「…嗯…」
  脸红的点着头,若不是看在王昭奇是他最信任的人,孙玉新还真没有那个勇 气说出来。
  虽然早知道东方悠勤喜欢孙玉新,但王昭奇万万没想到东方悠勤的动作那么 快,早就把孙玉新吃干抺净了。
  这还不打紧,最糟的是,看孙玉新此刻的模样就知道,他喜欢上东方悠勤了, 那自己可以说是完全没胜算了。
  「唉…还没开始就先失恋,可怜哦!」
  为自己还没展开追求计画就胎死腹中的可怜遭遇默哀。
  「嗄?你说什么?」
  太沈浸在自己的思绪,孙玉新没有听清楚王昭奇说的话。
  「没…没有啦…」
  紧张的避开孙玉新无辜又带着疑惑的天真眼神,天知道这种眼神可以杀死多 少男人啊!
  「哦…」
  不疑有他的将视线转回自己的鞋头,孙玉新还是不知道自己对东方悠勤的感 觉是什么。
  正想跟孙玉新说什么,却瞟到东方悠勤正朝他们两人的方向走过来。
  「…玉新,你是不是很想知道自己对东方悠勤的感觉?」
  「是啊!」
  「我知道一个好方法!」
  「真的嘛?什么…唔…学…你…唔嗯…」
  话都还没说完,唇就被王昭奇强行堵住,被王昭奇突来的举动吓到,孙玉新 连忙死命的推着王昭奇。
  「昭…唔…走开…」
  心里突然升起不想被王昭奇碰触的念头,偏偏孙玉新怎么也挣不开王昭奇, 着急的飙出眼泪…
  「不准你碰我的玉新哥…」
  就在孙玉新还在厌悟被王昭奇强吻的时候,耳中传来熟悉到不行的声音,原 本压在身上的重量也消失不见…
  「好痛-」我的妈啊!想不到这白斩鸡打人的力道不小耶…
  捂着被东方悠勤狠狠K了一拳的左颊,王昭奇看到眼前白白净净的东方悠勤, 此刻眼中像是核武爆发似的凶怒眼神,让原本比东方悠勤高一个头的王昭奇看了 都觉得可怕。
  「玉新哥…你没事吧?我马上带你回去…」
  看到楞呆的孙玉新,东方悠勤一心以为孙玉新是受到惊吓,连忙将孙玉新抱 在怀中,往回家的路上走。
  「…」原来我…早就爱上悠勤了…
  手紧抓着东方悠勤的T恤,当他被王昭奇突然扑来的举动吓到时,东方悠勤 的出现,让他顿时明白自己对东方悠勤的感觉是什么…
  如果说,他不爱东方悠勤,为什么会排斥王昭奇的接触?
  当时东方悠勤对他的接触也是大同小异的粗暴,虽然嘴上抱怨一堆,可他从 没真的怪过东方悠勤,反而还发现东方悠勤的温柔细心。
  颊上感觉着东方悠勤胸膛的温度,耳中听着东方悠勤不规律的心跳声,孙玉 新突然希望,东方悠勤的家可以再远一点,让他多享受一下,东方悠勤胸膛的温 暖。
  「玉新哥…你还好吧…」
  将孙玉新小心的放在沙发上,仔细检查孙玉新身上有没有什么伤痕。
  「…我…我没事…」
  看的出东方悠勤对自己的关心,心里却开始烦恼要怎么跟东方悠勤说出自己 的感觉。
  「没事就好!要是早知道你学长是那种人,我一定…」
  「你误会了啦!昭奇学长他只是…」
  知道王昭奇会这么做是为了要让他了解自己对东方悠勤的心意,孙玉新一听 到东方悠勤对王昭奇的误会当然是连忙替王昭奇澄清。
  「…我知道了…原来你真的那么喜欢那个学长…」
  听到孙玉新焦急的为王昭奇辩护,东方悠勤只觉得一颗心寒到谷底,想不到 孙玉新爱王昭奇爱的那么深刻,那之前他对孙玉新的强行占有…
  「不是啦…悠勤你误会了…」
  发现东方悠勤又误会他的意思,孙玉新紧张的解释。
  「不用不好意思啦!看来改天我还得去跟王助教道歉…打断他的好事…」 
  苦笑的起身,正要转身离开,却突然被孙玉新抱住。
  「不要离开…拜托…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孙玉新知道自己不能再错过这次的机会了,虽然没有把握自己能表达的很 好,他只希望东方悠勤不要再误会他喜欢别人,那种感觉很难受。
  「……你说吧…」
  考虑了一会儿才答应,因为东方悠勤不想听到孙玉新说喜欢别人的字眼。 
  「我…我是有喜欢的人没错,可是绝对不是昭奇学长。我喜欢的人,年纪比 我还小,力气比我还大,占有很强,专制,可是…他跟昭奇学长一样温柔、体贴、 细心…我喜欢的人是东方悠勤,不是王昭奇…」
  觉得有点头昏脑涨,因为担心自己的话东方悠勤听不懂,担心东方悠勤又误 会,加上孙玉新可没有跟人告白的经验,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告白会让人双脚发 抖、头昏脑涨,外加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
  被孙玉新突然的告白吓到,大脑到现在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只有依悉
  听到孙玉新说喜欢的人是他…
  「我说我喜欢的人年纪比我小…」
  「不是这句,是最后一句…」
  「我喜欢的人是东方悠勤不是王昭奇…」
  没想到同样的话讲第二次还是会害羞,孙玉新头低到不能再低,颊上的潮红 也变的更鲜红了。
  「真的!」
  「嘎?」
  「你说的是真的?你喜欢的人是我…」
  双手下意识的抓住孙玉新的肩膀,东方悠勤此刻黑亮的眸子里,充满兴奋又 期待的光芒。
  「…你不相信就算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孙玉新竟然气的丢下这句话就要离开,但这
  次却换成东方悠勤用力抱住他…
  「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爱上我了你终于爱上我了…耶~~~~~」
  完全没有把孙玉新方才不悦的抗议听进去,东方悠勤忘情的从孙玉新身后紧 紧的拥住孙玉新,孙玉新还可以感觉得到东方悠勤的胸膛紧贴着他的背,那清楚 的心跳声,正跳着愉悦的节奏,还有东方悠勤兴奋到抱着孙玉新的手都在微微发 着抖。
  「悠勤,悠勤…你抱太紧了…不舒服…」
  东方悠勤越来越收紧的力道,让孙玉新觉得内脏有种不舒服的压迫感。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焦急的放开孙玉新,紧张的检查孙玉新身上有没有瘀青之类的。
  「噗-」
  被东方悠勤那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表情逗笑。
  「你笑什么?糟了,你不会被我勒到脑部缺氧了吧!」
  「你才爱我爱到脑部缺氧呢…」
  「我爱你不只爱到脑缺氧…还爱到心跳都快停了…」
  「不要乱说…唔~」
  唇突然被东方悠勤封住,这次孙玉新没有反抗也没有推拒,双手紧圈住东方 悠勤的颈,回应着东方悠勤的吻。
  这才深刻感觉到,东方悠勤总是把对他的爱意,化成每一次的接触…
  暑假结束后,孙玉新便收到通知,他已经通过D大附属研究所的入学申请, 跟东方悠勤在同一所学校念书,只不过东方悠勤念的是大学部,孙玉新念的是研 究所。
  原本孙玉新是想住宿舍的,但一想到身边有个大醋罈,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现在的孙玉新,仍是跟暑假一样,住在东方悠勤的家里。
  「呃…悠勤,这样做真的好嘛?」
  觉得额上冒了三条杠加一滴大汗,看着眼前的东方悠勤,将一张超大张的画 布挂在教室的黑板上。
  「有什么不好!我已经对他很仁慈了好不好!」
  「可是,再怎么样也是昭奇学长让我发现我喜欢你的啊…这样做会不会太…」 
  内心的罪恶感,让孙玉新对王昭奇发出最深的歉意。
  「他根本就不怀好意,他不会用讲的就好嘛!干嘛强吻你…我不管,此仇不 报非君子…」
  谁叫王昭奇要强吻他最爱的孙玉新,有恩必还,有仇必报的东方悠勤当然不 可能放过王昭奇。
  「可是…」
  看着东方悠勤挂上去的大型画布海报…
  那画布海报的面积有半个黑板那么大,是用电脑喷枪画上的,而上面的图片 却是…王昭奇穿着水蓝色三点式比基尼,头上还带着金色假发的剧照…
  你能想像一个身高一百八十以上,有着完美健身型身材的男生,穿着那鳖脚 到不行的三点式水蓝色比基尼,还要带上金色假发做出少女装可爱的样子… 
  这跟大猩猩穿蕾丝蓬蓬裙一样的可怕啊!
  东方悠勤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原来,东方悠勤利用孙玉新曾经跟王昭奇是同一所大学之便,从王昭奇加入 的话剧社社长手上A到那一张经典的剧照。
  跟据那位社长的说词,那是一次学校校庆时拍下的,以往话剧社都是表演世 界名着,那年话剧社刚好加入一个很会写创新剧本的编剧,写了一篇〝夏威夷之 恋″的搞笑喜剧,因为是喜剧还加了搞笑的原因,还为了有更创新的演出方式, 大家的角色一律由抽签决定,谁知道那时王昭奇的签运是塞到极点,女主角的角 色由王昭奇演出。
  而真正好笑的在后面,其实一般来说,若男生演到女生的角色是需要在服装 上有所牺牲时,多半都会让男生穿上一些防护用的衣服,一来增加笑果,二来避 免穿帮,但也许是应正了自作孽不可活,当时的王昭奇或许是以为自己不会那么 塞抽到签王,便大力要求若有男生抽中女主角不可穿防护衣,一定要〝真材实料 ″的上场…
  结果,王昭奇凄惨的下场已经是可以想像的了…
  「我对他已经很好了,没有用另一张更劲爆的照片好嘛。」
  一点都不觉得这么做会害王昭奇在学校成为大家的笑柄,也不怕被学校校长 招见,东方悠勤还觉得,要不是看在孙玉新的面子上,他本来还想用那个话剧社 社长拍到的穿帮照片哩!
  「好吧…」
  完全拿东方悠勤没辙,孙玉新只好在心里为王昭奇默哀一秒钟。
  「好了好了…哈哈~还有五分钟才下课,我们快点走吧玉新哥…」
  高兴的牵起孙玉新的手奔出教室,假装一脸若无其事的往校门走去。
  「最爱星期五了,因为星期五玉新哥跟我一样下午都没课…」
  一点都不怕被人说嫌话,东方悠勤就这样大方牵着孙玉新的手,手上拿着他 跟孙玉新的课本。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啊?」
  「我们去车站前的电影院看电…」
  东方悠勤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后方传来的尖叫声跟爆笑声打断。
  「啊────────────」
  「哈哈哈~~」
  用想的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至于那两个罪魁祸首,则是当没听到的手牵着 手去看电影了。
  至少东方悠勤是这样!
  看来王昭奇得花很长的时间在重整他的名誉,暂时是不会再把脑筋丢到追求 孙玉新身上了。
                                 (全文完)